移动直播鼻祖Meerkat倒下:社交巨头的后院不容置喙

点评

科技传媒网 新浪科技 2016-10-08 07:47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移动直播先烈Meerkat终于下架了,这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在过去的半年时间,Meerkat已经被硅谷打上了“垂死”的标签。在今年全球掀起的直

Meerkat创始人宣布失败

Meerkat创始人宣布失败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移动直播先烈Meerkat终于下架了,这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在过去的半年时间,Meerkat已经被硅谷打上了“垂死”的标签。在今年全球掀起的直播大浪中,这个前浪却在逐渐被人淡忘,静静地一步步成为“先烈”。

  非死不可的Meerkat

  在硅谷的眼中,Meerkat的倒掉是必然的。虽然有过欣欣向荣、万众瞩目的春天,但当TwitterFacebook甚至YouTube等巨头先后进入直播领域的时候,Meerkat就直接从阳春坠入入了深秋。在随后的时间里,这个应用背后的旧金山创业公司Life On Air就在不断寻找出路。

  实际上,创始人兼CEO本·鲁宾(Ben Rubin)早在今年3月就已经提前宣判了Meerkat的死刑,宣布不再为这款应用继续投入,而将研发精力投入全新的产品。而当下架的时刻到来时,鲁宾所发的Twitter前半句还在感慨Meerkat的陨落,后半句就转向了自己的新产品——视频群聊应用Houseparty。

视频群聊应用Houseparty不温不火

视频群聊应用Houseparty不温不火

  只是,这款并没有太多技术门槛、避开巨头锋芒的产品又能热乎多久?一旦视频群聊的市场需求得到验证,Facebook、Snap几乎可以毫无障碍地直接进入这个领域。而且Houseparty似乎也失去了Meerkat当初的东风。市调公司App Annie的数据显示,Houseparty发布两周以来,下载排名始终不温不火,排在Android Play商店社交类的100多位和iOS社交类的30多位,并没有社交产品发布初期的增长红利。

  如果回顾Meerkat从兴起到衰亡的过程,或许可以更为清晰地看到一个趋势:社交领域,甚至整个创业生态圈,都在逐渐成为巨头的圈地游戏,留给创业公司甚至中型公司的空间正在逐渐收紧。

  Meerkat的春天是在去年3月初的西南偏南艺术节。如同这个活动之前捧红的Twitter、Foursquare、Secret等应用一样,刚刚上线的Meerkat也借助这个平台迅速赢得了媒体的关注与用户的青睐。在外界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又一个冉冉升起的创业新星,看到了直播领域的Instagram。也正是因为Meerkat的一夜爆红,国内才开始出现类似的直播产品。

  在短短的两周时间内,Meerkat就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应用,用户数急剧增长到30万人。如同诸多创业公司的应用,用户可以直接通过Twitter账号登录Meerkat,并将直播视频流分享到这两大社交网站,吸引到更多的用户观看和扩散。

  Meerkat也吸引了明星们的关注。狗爷(Snoop Dogg)、吉米·法隆(Jimmy Fallon)、麦当娜(Madonna),这些知名艺人都曾是Meerkat的爱好者,热衷于在这个应用上直播自己的生活,从清晨遛狗到走红毯,明星们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粉丝的关注,也给Meerkat带来了免费的推广。

  趁着这一春风,Meerkat马不停蹄地在当月月底完成了1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距离A轮融资仅仅过去了两个月,估值急剧飙升至5200万美元。而在这股硅谷追星热潮中,硅谷老牌风投Greylock一家就急不可耐地投入了1000万美元,生怕错过这个天赐的投资回报良机。

  然而,危机就在同一时间悄悄降临。就在Meerkat春风得意完成大笔融资的时候,Twitter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悄悄封杀了Meerkat的分享接口,收购整编另一家直播应用开发商Periscope,并在月底正式推出自己的直播产品。相比较Meerkat,Periscope当时还提供了更具吸引力的视频回放功能。

  被Twitter拒绝之后,Meerkat很自然地倒向了另一个社交巨头Facebook,延续着自己的增长步伐。5月份的时候,Meerkat上的主播数达到了10万级别。但等到Facebook也推出自己的Facebook Live直播功能之后,Meerkat再一次遭到社交巨头的封杀,其失败结果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

  从直播F8开发者大会,到连线宇航员,到拉美国总统奥巴马采访,为了力推Facebook的直播功能,扎克伯格亲自上阵不遗余力。在里约奥运会期间,Facebook与NBC电视台连续第三届奥运会达成独家视频合作,提供奥运相关的直播和短视频内容。

谁还记得这两个短视频领域的先烈?

谁还记得这两个短视频领域的先烈?

  巨头主宰社交领域

  为什么Twitter和Facebook可以从创业公司一路壮大为社交巨头,而Meerkat就只能成为沙滩上的前浪呢?在Twitter和Facebook崛起的时候,社交网络时代才刚刚开始,市场尚处在丛林拓荒时期,并没有目前这样地盘分明的巨头格局。

  而当Twitter和Facebook成为巨头之后,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地位遭到后来者的颠覆,就如同搜索巨头的谷歌取代了检索时代的雅虎。所以,Twitter先后收购了Vine和Periscope,Facebook先后收购了Instagram、WhatsApp和Oculus。一方面是为了消除隐患,避免这些创业公司未来壮大颠覆自己;另一方面也是拓展边界,在新出现的产品领域继续占据主导。

  如果回顾移动直播热潮之前的上一波社交浪潮短视频,这种“创业公司先试水,巨头收购后围剿”的发展态势就显得更为明显。在短视频领域最先吸引人气的几家创业公司Viddy、SocialCam、Klip等先是借助Facebook账户互通,在短时间内迅速获得用户增长,Viddy用户量甚至突破了千万级别。

  但当Twitter收购Vine,Facebook旗下Instagram推出短视频之后,寄托着数亿级别的用户基数,现在短视频领域几乎已经成为巨头的后花园。在这场残酷的竞争中,Vine甚至也已经显露出明显的颓势,Twitter也推出了原生的短视频服务。而SocialCam、Viddy等原先几家红火的创业公司,也在逐渐被人淡忘。

  略具讽刺的是,2012年秋季的时候,Facebook曾经有意收购千万用户级别的Viddy,在遭到拒绝之后随即在2013年春,基于旗下图片社交应用Instagram推出了短视频服务。而Viddy则在2014年秋季宣布关闭,SocialCam则在2015年秋季结束。

  社交领域为何成为了巨头的后花园?流量和用户是决定性因素。与自带上亿级别用户技术的社交巨头相比,创业公司的新产品很难吸引新用户,Meerkat和Viddy初期都是依托Twitter和Facebook获取用户,但当巨头有意发力新领域的时候,这些创业公司的产品也就失去了大平台的流量导入。

  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曾经在今年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Facebook发布新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十亿用户。只要用户体验在一个水平,在用户群高度重合的前提下,Facebook的新产品总能轻而易举地压倒创业公司的产品。

Facebook已经多次模仿Snapchat

Facebook已经多次模仿Snapchat

  压力中壮大的Snapchat

  回顾过去几年新兴的社交领域创业公司,没有被社交巨头招安,在巨头打压之下还能做大的,或许也只有Snapchat(已经改名Snap准备上市)。经受住了扎克伯格30亿美元的收购诱惑,承受住Facebook持续多次的产品模仿,Snapchat始终牢牢守住自己的用户群,没有被Facebook分流,活跃用户数突破了3亿级别。过去一年视频浏览量增长了超过五倍。

  Facebook究竟发布过多少效仿Snapchat功能的产品?2012年12月发布Poke,2013年1月发布Slingshot,2014月7月发布Bolt,2016年8月发布Instagram Stories,更别提还有自拍滤镜、照片涂鸦等内部新功能。但这些产品绝大多数都没有取得成功,在用户增长乏力等情况下,匆匆被Facebook所废弃。

  然而,Snapchat能在Facebook持续“致敬”压力下成长壮大的核心基础是,虽然他们的用户与Facebook高度重合,但却拥有完全不同的用户需求。随着Facebook用户逐渐全民化,原先的核心社交需求群体——青少年用户在Snapchat上找到了更为舒适的社交氛围和功能设定。在完全不同于Facebook的产品需求领域,Snapchat始终保持着用户粘性和基数增长。这也是Facebook始终对Snapchat保持高度警惕和不断效仿施压的根本原因。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便作为巨头的Twitter,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巨头的猎物。由于用户增长陷入停滞,营收未达市场预期,Twitter市值在过去两年缩水了三分之二。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回归CEO职位一年多以来,并没有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推动用户继续增长。

  在失去耐心的资本市场不断施压下,Twitter已经被迫沽售自身。而随着谷歌、苹果迪士尼等原先被传绯闻的巨头相继澄清无意收购之后,Twitter股价本周继续暴跌20%。现在依然有意收购Twitter的巨头只剩下了此前与微软竞购Linkedin的Salesforce。如果算上此前被微软收购的Linkedin,和随着雅虎一道卖给Verizon的Tumblr,美国社交领域的版图正在日益明朗。

  中国创业市场曾经有个经典的问题,如果腾讯复制了你的产品,你会怎么办?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美国市场。如果创业公司无法提供与巨头不同需求的产品且保持独有的用户群,那么即便一开始占据先发优势,一样会陷入巨头的后院无奈衰亡。

原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25539-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科技传媒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刷爆朋友圈的延庆区,滚滚“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

随着冬季时节的到来,帝都已然被一团团的雾霾笼罩其中,我们出门看到是这样的:更是这样的:但是,对,重要的就是但是。在帝都的北侧,延庆犹如白莲花一般的存在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共享经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如何玩转互联网出行

纵观中国互联网创业史,这一代的创业者最为幸运,因为可利用的资源非常之多;但也最为焦虑,技术迭代速度越来越快,风口到来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从互联网到移动互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滴滴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 京东对员工最

科技传媒网北京时间12月7日消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滴滴大数据在昨日(6日)对外正式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根据榜单的IT榜单,中国电商科技公司巨头京东成为IT公司中员工最累的企业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2016年“松湖杯”创新创业大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