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访了北上杭网约车司机 这是他们的故事

点评

科技传媒网 科技媒体 2016-10-12 18:25

文/诺亚、张怡这是北上杭网约车新政下,关于司机生存状态的一次调查。作为网约车领域的领军者,滴滴正陷入这家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当中。十一长假过后,

  这是北上杭网约车新政下,关于司机生存状态的一次调查。

我们走访了北上杭网约车司机 这是他们的故事

  作为网约车领域的领军者,滴滴正陷入这家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当中。

  十一长假过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陆续出台,随着新规细则意见稿对网约车入门门槛趋严,网约车的未来走向再度成为外界关心的话题。与此同时,刚刚通过合并Uber坐上中国网约车行业头把交椅的滴滴又将何去何从,是否会引发行业的再次洗牌?也成为各方讨论的焦点。

  对于新政,支持者认为,趋严后有利于出行安全,目前的网约车门槛太低,资质审核过于敷衍,这将造成乘客的安全隐患。此外,新政也将有利于阻止滴滴目前的一家独大。反对者则认为,新政趋严会导致网约车的数量大幅下降,乘客会重返打车难的时代。

  分析师、专家、媒体人士们对于网约车新政利弊的争论仍未停止。与其从产业角度分析利弊得失,不如与一线的网约车司机们们聊聊,在新政下他们打算如何应对?又是如何看待这次新政?于是,电商在线记者走访了北京、上海、杭州三地的网约车司机,一起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北京

  张师傅 86年北京交通大学毕业 拥有车辆:京牌奥迪Q5 北京人

  在众多的网约车司机群体中,张师傅是个异类。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并在随后的1978年开启改革开放的序幕。张师傅正是经历了这个重要历史拐点的人,如今已经退休闲赋在家的他,目前将网约车司机这个职业作为个人兴趣。

  “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孩子也已经工作了,现在出来开开车同人聊聊天,挺好的。”与多数网约车司机指着这份职业养家糊口不同,张师傅并没有指望这份工作赚钱。

  过去2年来,他先后开过一号专车、滴滴、Uber,目前主要以易到为主,在颇具人生阅历的张师傅看来,网约车目前的发展并不健康,对于网约车新政,张师傅是极少数支持的司机。

  “现在网上包括我们司机的微信群里,都在骂监管部门,但是我不这么看。这么说不是因为我是北京人,我昨天在家仔细读过新规意见稿的文字,发现他们这么做,不是蛮横,而是真的是为乘客在考虑,只不过现在大家都群情激奋,激动掩盖了理智。”

  “我来给你分析分析,新规里面要求开网约车的必须是京牌京籍,这是大家都在骂的一个主要原因。不过,你知道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也必须要求是北京户籍么?这么规定你可以理解为地域歧视,但是换个角度,一个祖孙好几辈都在北京城里生活的人,犯得着为了点钱财抢乘客吗?我现在开专车是司机,但平时带家人出去的时候,也会坐专车,老婆和女儿也经常坐专车。平时看新闻,这几年专车司机犯罪抢劫杀人的案子也发生好几起了,换你晚上坐车,外地牌照外地司机的车你敢坐吗?”

  在张师傅看来,很多事情需要辩证的看,换个角度想想,就不会以偏概全。无论专车还是出租车,都是事关安全的服务行业,门槛严一点会过滤一些司机,但是会为乘客换来更安全的保障。

  王师傅 初中毕业 拥有车辆:川牌马自达6 四川达县人

  如果说张师傅开网约车是衣食无忧后的兴趣,那么拖家带口的王师傅全家的饭碗都压在了这份职业上。

  听同乡介绍,在北京、上海开专车很赚钱,王师傅在2015年1月毅然从老家四川达县驱车开往北京,并在河北固安县城(距离北京25公里)与同乡合租了一套住房。平时除了吃饭睡觉和往返到出租房外,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开专车赚钱。

  起初马自达6在滴滴平台还可以被归类到专车范畴,可是随着加入平台的司机越来越多,车的档次也越来越高,从2015年11月开始,王师傅的车就只能在滴滴平台上接快车订单。

  “听同乡说,13、14年那会的生意最好,一个月能赚3、4万跟玩似的,后来车多起来,平台补贴开始减少,再也没有那样的行情了。我加入的晚,没赶上那样的好时候”。提及网约车司机最辉煌的时候,王师傅虽然没有经历,但却无比怀念2013年滴滴与快的的补贴大战,2014年滴滴与Uber的补贴大战。

  目前王师傅每天开车14个小时以上,饿了就去街边小摊买碗小面,困了就在车上咪一会,这样一个月能赚1.5万左右,1万寄回老家,剩下5000作为在北京的衣食住行。

  “衣食住行对我们专车司机恐怕就只剩下行了。”说这句话时候,王师傅显得颇为无奈。

  这么辛苦,不能少拉一点活么?王师傅的回答是,网约车新政执行后,自己可能就把车开回老家达县不做这行了。希望现在趁着新政还没执行,能多赚点就多赚点,老婆孩子都在老家,对北京并没有什么归属感,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赚钱。

  对于北京对网约车要求京籍京牌的做法,王师傅表示不理解,也想不明白,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是当问到一天开车14个小时是否安全时,他的回答是,自己在司机群里的工作时间只是中等,更“勤奋”的外地司机们甚至可以一天开17个小时以上,月收入能做到2.5万以上。都是老司机,大家并没考虑太多安全问题。

  上海

  赵师傅 海龟硕士 拥有车辆:宝马5系 杭州人

  赵师傅硕士毕业于美国伯克利大学,曾经在注明的四大中的普华永道工作了2年时间,成为网约车司机,在他的描述中只是因缘巧合。可能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赵师傅对滴滴平台、易到平台的算法格外关注。

  “我经常在微信群里同他们说,你们一帮初中高中学历的人,怎么可能算的过硕士、博士学历人,无论滴滴还是易到,每年花那么多钱雇那么多精算师,开始给大家补贴,就是为了先给点甜头,然后才开始割韭菜。不过他们恐怕没想到,政府的监管新政会这么严厉。”在赵师傅看来,资本养大的滴滴、易到们虽然披着共享经济的外衣,但是从上一轮涨价中可以看出这个资本巨兽远比传统出租车公司要贪婪得多。

  赵师傅举例说,滴滴与Uber合并后,一方面大幅降低乘客端的补贴,另外方面则大幅削减司机端的补贴,并将抽成由原来的18%提高到25%。自此之后,他再没有拉过滴滴,现在已经转战易到。

  可是这两个月拉下来易到后发现,无论滴滴还是易到,都只能用“天下乌鸦一般黑”来形容。滴滴是乘客、司机端两头大幅缩减补贴并在司机端提高抽成比例来获取利润。而易到的做法则是采用等级制。

  “只有Lv5以上级别的司机才能在平台上派到好活,级别越低,平台派的活就越差。比如下班高峰期,有个订单从国贸去燕郊,基本上这一单没2、3个小时肯定拉不完,拉完这单晚高峰这个黄金时间也就废了。在易到上不想被平台派这样的活,你就只能拼命拉活提升Lv,这套机制比传统出租车更恶毒。”赵师傅说,自己不想对网约车新政谈论太多,如果打个比喻的话,就是刚刚给了乘客、司机甜头,想要干掉传统出租车的资本巨兽本来以为胜利在望,马上进入收割期了,却迎来了监管部门的当头一棒。

  今年下半年以来,易到开始充100返50的活动,很多人人为这是易到在用巨额补贴换取市场份额,但是在四大工作过的赵师傅却不这么看。

  他的见解是,乘客在易到平台存入5000元,表面上会获得7500元的账户余额,但是这笔钱在乘客端只是个数字,多数乘客不会再短时间内消费完这笔余额,而5000元的真金白银却切实打到了易到的账户中,如果易到的理财团队足够专业,大量充值用户充入的巨额资金完全可以用来做年华15%收益率的短期过桥贷款项目,据他估算,这些活动中,易到实际的补贴额度只有10%左右。

  新政下未来怎么办?面对这个问题时,赵师傅说,因为自己的一些原因,本来开专车也是一时之计,就算没有新政,自己也不会在这个行业做太久。传统出租车行业,司机和公司还有一定的溢价余地,而在滴滴、易到平台上,司机、乘客与平台的关系完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杭州

  不同于其他地区,杭州的网约车新政相对宽松不少。从记者调查的情况来看,新政对杭州本地司机的影响不大,但对平台上已有的不符合资质的司机,则有一定阻碍的存在。记者发现,平时网约车蹲守较多的浙江理工大学西溪校区门口,所停放的车辆全部都为浙A牌照。

  “对我没什么影响”,在谈及网约车新政出台的话题时,詹师傅的回答显得轻描淡写。40岁不到的詹师傅开一辆雪佛兰科鲁兹,20年前和家人搬到杭州,早已具备杭州户籍。

  詹师傅表示,他只是空闲时候出来跑几单,当天,他总共接了12单,刨除平台所扣的费用,流水约为180元。“不指望靠这个赚钱,但一天下来,也能给家里补贴些家用。”

  他认为,网约车行业的监管在情理之中,但不应该过于严苛,“毕竟网约车是在互联网高速发展下诞生的产物,同时方便了老百姓和司机,但限制户籍等举措有点矫枉过正了。”

  不过对于杭州网约车新政能否达到预期效果,同为本地某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周师傅表示怀疑。“滴滴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照样派单给外地司机,之前六月份的时候也有政策说不让非浙A牌照的车辆行驶,但他们还是照样上路。”

  另一网约车司机王师傅对于新政的出台则显得有些期待,他表示,外地牌照的车被禁止对于杭州本地司机来说是利好行为,“我们现在经常个把小时都接不到单子,就是因为车太多。如果没有外地车,那我们的客人就会增多,不然一个晚上就接个三五单,没什么意思。”

  他同时表示,“网约车监管其实还是有必要的,本身现在市场就有些混乱,再加上杭州拥堵严重,越来越多外地车涌入,路况就更糟糕了。”

  但是对于不符合资质的车主而言,他们的业务或许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现在这种网约车,很多都达不到新政规定的车辆标准,如果真这样操作,对平台上一些不符合资质的司机影响还是很大的”,他同时表示,“这样的数量还不少,说实话,杭州本地人很少有人专门开专车赚钱,全职做专车的大多都是外地人”。

原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26705-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科技传媒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天津高新区众创空间数量已达28家

科技传媒网天津12月2日消息 科技新闻栏目记者日前从天津高新区获悉,天津高新区近年来在推动众创空间建设上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截止目前,天津高新区已经成功建成28家众创空间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解析丨完全数字化的Airbnb对酒店业的启发

其实酒店业在围绕“人”来想事情方面,并不弱,只是都被“房间”这个物理空间所限制。W酒店可以说是最早在这点上实现突破的,也就是把前台隐匿起来,大厅成为了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罗一笑”在东莞和深圳有三套房 为何仍向社会求助?

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今日朋友圈被一篇25日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文章作者罗尔曾是某家杂志的主编,今年1月杂志停刊,9月其5岁多的女儿笑笑查出来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2016年“松湖杯”创新创业大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