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新 > 正文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点评

科技传媒网 科技媒体 2016-10-18 12:52

口述:人人公司董事长陈一舟南方周末记者谢鹏采访整理陈一舟口述摘要:1,“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2,“重要的事情,不要让它随机地发生”3,“投资是企业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口述:人人公司董事长陈一舟

  南方周末记者 谢鹏 采访整理

  陈一舟口述摘要:

  1,“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2,“重要的事情,不要让它随机地发生”

  3,“投资是企业转型的一个好工作方法”

  4,“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运输是巨大创业机遇”

  5,“孙正义跟投我们最大的互联网金融项目是对人人转型的最大支持。”

  6,“优秀的商业模式比优秀的团队稀缺”

  7,“城墙不牢固,在城外建再多营寨迟早也会被烧掉。”

  ————————————

  2015年12月24日,西方节日“平安夜”,雾霾和寒冷笼罩着北京,在位于798艺术区附近的人人公司(NYSE:RENN)办公室,人人董事长陈一舟穿着一件橙色运动装,光着脚,穿着一双拖鞋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

  陈一舟今年46岁,跟小米创始人雷军同是湖北人,两人在武汉大学做过同班同学。后来陈一舟去美国念斯坦福大学,回国后参与创办了红极一时“ChinaRen校友录”,并把它卖给了搜狐。

  后来陈一舟又从美团创始人王兴手上买下校内网,改名人人网,并在2008年拿到日本软银老板孙正义近4亿美元投资,创下当时中国互联网融资之最。2011年,人人上市,但很快遇到微信和微博的夹击,进入到艰难的转型历程。

  很多人并不知道,今天的人人已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 目前人人公司大部分员工都在做互联网金融业务,做社交的团队只剩下200人左右。陈一舟告诉南方周末,预计到2016年,人人主要的营收将来自互联网金融。

  对于过往,陈一舟的反思和总结是,人人公司在社交网络的战斗,输在网络效应上。 这个网络效应人人网有,但腾讯的网络效应更大。 对于这一残酷现实,陈一舟说他认识的比较晚。

  不过,陈一舟比很多人要幸运,经过三年的痛苦转型,人人公司不但没有倒下,相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获得了新生。

  “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通信领域是有网络效应的,一个公司的竞争壁垒,跟它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

  我是学物理的,20多年前就知道网络效应,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只意识到了网络效应为人人服务,是我们的优势。后来我才明白,网络效应为我服务,更为腾讯服务。人人用户数最顶峰时,也就腾讯的十分之一,根据网络效应,我们建立起的壁垒,只有腾讯的百分之一。

  网络效应是自然规律,没有哪个公司能够超越。比我们实力强的公司都跟微信竞争过,比如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以及小米的米聊。 这些很牛的公司做出的很牛的产品,依然没有打败微信。为什么?网络效应。

  当然,我们在执行上也有问题。 但是,即使我们执行力提高一百倍,也做不过微信。否则,为什么执行力比我们强,初始用户比我们多的这几家公司,都没打败微信?

  现在很多年轻人创业,我想对他们说的是,如果还做纯互联网业务,多半是找死,你做不过BAT这些巨无霸。所谓“互联网+”,主要是加号后面的业务,这些业务一般离巨无霸远点,公司存活的概率大点。

  那么多人败给微信,为什么舆论偏偏质疑我们?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阿里、网易和小米的主业都不是社交,而我们的主业是社交。你的主业被对手打烂了,理应接受批评。对我的批判我从不反驳。批得越狠,对我的鞭策力越大。 没有批评或者故意不去看批评,以为天下太平,只会原地踏步,没有改变的愿望。

  一开始我们没有认清规律,觉得社交网络和微信打还有戏,行业里也觉得我们有可能。但我们跟微信过招后,发现网络效应太强,大学生用户一毕业都自动跑到微信上去了。 打不过,我们就决定转型。

  “重要的事情,不要让它随机地发生”

  我做事有个方法,就是重要的事情,不能让它随机地发生,要让它可控地发生。 出国前我在武汉读高中,当时华中师大每年派大学生到我们学校实习,那年有个女大学生到我们班教英语。 当时我们那个认真啊,特别是男生。 不过不是对英语着迷,而是对英语老师着迷。

  上武汉大学不久,我在一个人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直接跑到华师大去敲比我们低一届的,英语系女生宿舍的门。 我老婆就是这么找到的,也算是完成了当时高中全班男生的共同愿望。

  所以,当我想清楚要转型后,给自己定的第一原则就是,让转型过程变得可控,要不然会跟很多公司一样,转着转着公司就没了。

  遗憾的是,明白这个道理晚了一年多,如果早一点明白过来并转型,公司现在的情况会好一些。可见对于真理还是了解的不够深刻。这个真理就是“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这有点就像“星际穿越”的电影里一样,我们以前很多亏损是因为主业、团队和收入被黑洞吸进去了。 穿越出来的人人公司,在社交上留下一个精干的小部队,以一个月一个新版的速度,持续在人人网起家的图片社交上做文章,继续在银河系穿越,剩下的大部队转型做互联网金融了。

  “投资是企业转型的一个好工作方法”

  三年前我跟雷军聊过一次,因为他是成功的转型案例。 雷军以前是做软件的,软件行业苦不堪言,他出来做了小米。在他决定做小米之前,做了几年天使投资,在做投资过程中,寻找到了智能手机这个巨大风口。

  所以,我也先从投资入手,探索和试探转型方向。

  投资是一种很好的让你想清楚转型方向的工作方法。一是没想清楚你不敢砸钱,二是投资比自己做这个业务要容易很多。只要你觉得项目方向靠谱、团队优秀、价格合适,就可以砸钱。如果自己跳进去做这个业务,要验证这个业务,需要下很大赌注,资金赌注事小,高管和员工的时间成本事大。

  通过投资能看到行业规律,看到了规律,遇到挫折的时候往往能坚持下去,没看清规律就盲目跳进去,遇到挫折后放弃的可能性很大。

  “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运输是巨大创业机遇”

  几乎在人人上市的同时,我们开始对外做一些投资。2011年我就个人投资了SoFi,这个目前美国互联网金融的佼佼者。

  到了2012年,全球,特别是美国的互联网金融开始大爆发,我们决定顺势而为,把转型的方向重点锁定在互联网金融上,加大对这一领域的投资力度。

  之所以坚定相信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基于两个原因。 一来金融是个巨大的行业,美国和中国, 金融都是占GDP头两三名的行业,里面的大公司很多,市值很高。二来金融是数据业务,数据的流转和处理,是金融的本质。 同时,互联网是一个新的获客渠道,金融产品上搞对了就能够大幅度,低价格的获取金融客户。 市场体量大,被颠覆的维度多,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方向。

  最近国内P2P市场出现很多问题,我觉得没必要墙倒众人推。大浪淘沙会让风控好的,规律大的,活下来的公司发展的更好。

  我们投资的第二个主旋律,是互联网运输,两年前开始启动。当时Uber很火,我意识到一个现象,交通行业在PC时代几乎没有任何颠覆,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下子就被颠覆了, 当时主要是在出租车行业。 我们从中想到了卡车运输,也是先从美国干起,主动找到了一个美籍俄罗斯人做的公司,叫Trucker Path。

  当时这家公司已经有几万个卡车司机用户在上面,我们是第一个找上门的投资人,创始人很奇怪,为什么一个中国人会发现他们。我说我在美国当学生的时候,每个星期都要帮我大舅开卡车,我了解美国卡车司机的生活状态,于是他就接受了人人公司的天使投资。 现在这个公司已经有50万卡车司机,而整个美国卡车司机也就200万左右,是美国这方面的老大。

  我们在中国也投资了互联网运输项目,比如罗计物流,定位是卡车物流的滴滴。 在香港我们投了GoGoVan,火的不得了,成了香港本地的一大互联网品牌。 我们还投资了二手车交易平台车易拍。 别看这家公司不声不响,二手车网络交易量是中国第一的。 这些业务都是天生的网络,有网络效应的业务竞争壁垒高,最后成了老大以后容易守得住。

  在非投资的转型上面,我在2009年左右就想到过做手机,主要想学黑莓,把社交网络做到手机上去,当时还找了个手机设计公司来尝试,孙正义也很支持,但最后我放弃了,因为觉得我们缺乏做手机的相关经验储备。

  2006年人人也找到了一个曾经很优秀的业务,即社交网络。 我们的执行也还可以,通过并购王兴的校内,我们一下确立了领导地位。 但这个领域有网络效应,当PC变成手机,社交变成通讯,网络效应太强,我们就做不过腾讯了。

  互联网金融网络效应没那么强。巨头做互联网金融的思路,是从用户子入口布局开始。 这是他们的优势,只要他们提供一些普适性的金融产品,比如余额宝,获客成本几乎为零。 他们在理财等普适性互联网金融产品上,很容易形成规模。 但在学生贷款等特种金融服务领域,不能纯线上做,获客成本和风控成本很高。 而我们聚焦在需要做金融产品创新的特种金融领域,苦哈哈的,规模也不是最大,传统金融机构和BAT都不愿意碰。 在这种市场里创业,做长期的打算,建立品牌,建立壁垒,慢慢做,符合金融公司崛起的客观规律。

  “孙正义跟投我们最大的互联网金融项目是对人人转型的最大支持。”

  四年前中国互联网金融还停留在P2P阶段。当时我们觉得国内P2P市场风险太大,干脆直接去国外找投资项目。我们在国外最大的一个投资项目叫SoFi,是斯坦福大学校友做的给学生贷款的项目,见面五分钟我就决定投了,后来领投了一轮,然后每轮跟投。 SoFi最近刚完成了10亿美元的融资,软银领投,我们继续跟投。 好的公司,要持续大量持有。

  三年前我告诉孙正义,我们投资了SoFi,他当时其他项目分心了,没有跟投。三年后,孙正义终于想明白了。我想,这是孙正义用实际行动支持人人公司的转型。

  目前我们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了20多家公司,占到我们对外总投资数量的一半,投资额更是占到我们对外总投资额的七成。 我们的投资里面,大部分都在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金融和交通市场。

  后来国内也出现了一些新的互联网金融业态,比如做理财的金斧子,以及做投资社区的雪球。雪球我看了好久,最后终于忍不住下手了。之前,我们在国外就投资过一家类雪球的公司,叫Motif。

  做社区需要时间。我相信,如果雪球耐得住寂寞,过几年会有非常大的成功。我以前做社区,从ChinaRen到猫扑,再到人人,都没有赚钱,我总结是这些社区用户的ARPU(单个用户的平均价值)不够高,用户群又做不了太大,只能通过游戏和广告变现。

  但做金融社区,单个用户价值太高了。我们在每家被投公司基本都占股20%左右,大部分是在A轮和B轮进入。 国外被投公司看好我们这些年跟黑洞打仗的经验和教训。 在国外创业,比在中国容易多了。我把很多中国互联网的打法介绍给被投公司,他们用起来很有效。

  现在我是劳模了,每周和我们的一些国外被投公司CEO开电话会议,一起琢磨他们在互联网上的获客办法。有时候我开玩笑说,他们用了我们的汉阳造之后,杀敌无数,我辅导过的每家公司获客成本都降低了两三倍。

  “优秀的商业模式比优秀的团队稀缺”

  我经常读巴菲特,得到的结论是,优秀的团队稀缺,但优秀的业务更稀缺。

  我们投资的大部分互联网金融项目,都是团队里既有互联网背景的高管,又有传统金融出身的高管,如果没有这种组合,我们会给被投公司配置相应的合伙人和高管。

  我们其实很想在国内投资有互联网和传统金融组合的团队,特别想投那些从传统金融行业出来创业的老同志,没有互联网背景没关系,我们可以给他配置相关人才。但可能国内情况和国外不同,到今天也没有碰到。

  倒是很多做互联网的小年轻跟我说要做互联网金融,但我觉得他们的风险控制意识很淡。有一次一个斯坦福的校友跟我说,他在做互联网金融创业,过几个季度就能赚钱,于是我要来财报一看,发现他们对坏账的计提率很低,低估了业务的风险,风险一旦被低估,很多动作就走形了。

  所以我们主要是投敬畏风险的互联网金融团队。当然,对风险的过于谨慎,也让我们错过了一些好项目,比如宜信,很早就听说,但没有投。

  优秀业务是极其稀缺的。BAT这些巨头从第一天就开始干的,都是具有某种强度的网络效应的绝佳的优质业务。优秀业务一般来说防御性、扩展性都很强。 遇到并干成这样的业务,往往需要靠经验的积累,更需要靠运气。

  做手机对雷军来说就是优秀的人遇到了优质的业务。 雷军有软件背景,是中国最适合做手机的互联网人。我说一句互联网老同志们可能不太爱听的话,如果让他们跟雷军在一个起跑线做手机,他们多半做不过雷军。 雷军苦哈哈做了十几年的软件,和微软的盗版软件掐,苦大仇深,很多人没有这种强烈的愿力。

  我们公司的团队是否优秀,要看未来结果。 我们如果没有找到优秀的业务,世态炎凉一定会说你不优秀,这就是人间的规律。

  “城墙不牢固,在城外建再多营寨迟早也会被烧掉。”

  转型的过程很痛苦,挨了很多骂,有股东骂,有前员工骂,我都能理解。我也是投资人,我买的股票股价如果亏了一直不起来,肯定也不高兴。

  虽然痛苦,但收获很大。当一个人思想上不痛苦,大脑发生深刻的变化小,这个人就不会有大进步。

  我跟雷军说,做金山的时候你肯定很痛苦,要不然不会出来,后来搞了小米。 雷军从金山出来后,就没那么痛苦了。进步都是痛苦给逼出来的。

  痛苦的过程会让人清醒。比如,如果你的主业核心不够强,相当于你的城墙不够厚重,你在城外建再多的营寨也没用,城墙被破之前,城外的营寨早就被敌人烧掉了。我们当时觉得,最重要的任务是找到至少一座我们能长期坚守的城楼,不能同时搞一大堆业务,那是找死。

  所以我们在转型的同时,出售了一些业务,比如56视频和糯米网。放到搜狐和百度手里,这些都是很好的业务,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和精力去烧这两块业务,而是应该集中火力做大做强一个优质业务,就是互联网金融。

  转型过程中我找雷军深聊过好几次,他建议我把手上的10亿美元都投出去,如果能翻个几倍,就成功了一半。 这个建议跟我想的一样。 目前我们在互联网金融投资领域的布局基本结束,就等着收获了。 我现在就希望老天爷对我们好点,让我们多一些回报。

  从一年前开始,人人对互联网金融的布局,从投资阶段进入自营阶段,我们做了自己的学生贷款“人人分期”。

  从学生贷开始做,是因为这个用户群我们比较熟悉,人人也有很大影响力的用户群。 后来我们又拓展到车贷和租房贷领域。 以美国金融行业为例,我觉得有六大互联网金融垂直门类:学生贷款、房地产抵押贷款、个人信用贷款、商业地产、投资管理和特种金融等。这些门类,有的自营,有的投资。 如果是投资,我们会看大量项目,投资那家最独特的公司。比如我们在美国投资了Motif,跟它模式类似的公司有不少,但只有它有专利优势。 这些赛道上我们都提前布局,投的都是行业的领投公司。

  我们只求在这六大领域能投出一两个全球巨头就够了。 我们在国内的自营金融业务方面可能永远超不过蚂蚁金服和腾讯金融,我们的用户规模不如他们,没法做普适性的金融产品,那我们就做特种金融服务公司。 根据美国的经验,做到领导的地位,也是不小的生意,虽然做起来苦点。苦就是乐,从长期来说。

  未来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会独立分拆并上市。 目前我们正在跟国内一些大的金融机构谈资本上的合作。 我是个互联网老兵,老同志最大的一个优点是吃过的亏多,和一般小年青比,风险意识强一些, 做金融业务这是必须的。

  我现在的心态是慢慢做,不急。 起来别太快,要不然下去也可能快。 慢一点,这样也许更容易守住。 这次转型让我们花费了时间和钱,这是几亿美元和几年时间的教训。 但这个教训太值钱了,长期牢记在心,必将受益无穷,所以希望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_________

  延伸阅读

  (节选自陈一舟在金斧子2016全球资产配置高峰论坛演讲)

  1.“技术是人类改变世界最有效的手段。”

  2.“从中国的案例来看,历史上的技术革命是任何国家民族崛起的巨大机遇,现在机遇来了。"

  3.“我们现在正生活在IT技术革命的后期。目前技术革命阶段的代表产物是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它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硬技术。”

  4.“到2050年,我相信地球已经太小了,我们的技术太先进了,人类将正式进入星际旅行和星际生存。”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首先我表达一个观点,即“技术是人类改变世界最有效的手段。”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我把传统的技术定义给延伸一下。技术分两类,一类是硬技术它们是反映客观世界的规律并加以利用的知识和方法,就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技术。还有一类我把它叫做软技术。什么叫做软技术呢?举例说明,银行、股市、公司,家庭,等等,它们是我们人类社会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发展出来优化社会资源的知识和方法,也就是一种技术。软技术反映的是人类个体的本性和人类群体的规律。举例说现在正受到我国股民诟病的熔断机制,它其实也是个技术,是根据股民群体行为总结出来的稳定市场一种方法。可惜这是根据美国股民群体行为方式总结出来的,而且参数设置和美国的机制不同。类似这样的一个新方法如果经过论证切实有效,就会被沉淀下来成为一种通用技术。

  本文将从硬技术谈起,回顾一下几千年来在硬技术方面的三场技术革命。在《金融的本质是什么?》一文中我会谈一下软技术,特别是金融方面的软技术在过去几百年的创新轨迹。

  过去几千年人类历史上有三场比较大的技术革命,近代的第一次技术革命发生在中国的汉代。

  当时有很多的创新,包括世界上最早的陀螺仪及造纸术,其中最重要的一些发明和农业有关,比如现在习以为常的各种犁、锄头等农具,在那段时间得到长足的发展。因为农业技术革命,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强国。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从汉唐时代一直到明朝,都是那么强大,主要原因是中国在两千年前领先于世界完成了一场技术革命。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中国还是工程机械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这张古画是两千多年前中国四川打盐井的情况。以前四川吃盐需要到地底下去掏,把盐掏出来必须要打井,而且要有深井,这是两千多年前四川老百姓打盐井的设备,现在到四川去参观的话,还能看到这个设备,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钻井超过一公里的设备。

  所以农业技术解决了什么问题?主要解决了人口问题。没有进行农业革命的时候,影响GDP的主要因素是人口。有了农业革命以后,单位面积农作物产量大幅度增加,我们能养活更多的人。人多了国力也强,所以有了农业技术革命的早期参与,使中国在过去的两千多年前成为了世界强国。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我们再来看第二场硬技术的革命——工业革命,发源于英国,后来蔓延到西欧的其它国家,还有美国、日本,所有参与工业革命比较早的国家都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工业革命的标志有瓦特蒸汽机、纺织机等。在工业革命的后期,企业家们把各方面的技术元素揉在一起,进行了合成式创新,发明了更多的新产品。比如铁路运输,1830年开通了全世界第一条铁路——利物浦-曼彻斯特铁路。

  工业革命提高了体力劳动效率,人民生活水准大幅提高。进入工业革命以后需要大量能源,那时能源的主要来源是煤。煤和蒸汽机,解放了人类的肌肉,大块头的男同学在工业革命以后没有以前那么吃香了。很多西方国家通过工业革命成为世界强国。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日本原来是中国的小弟,但它在约三十年的明治维新期间也完成了晚到的工业革命,一举成为世界强国,强大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敢对美国主动宣战,跨过太平洋袭击珍珠港。而中国那个时候的清朝完全没有觉悟和能力去有效的参与工业革命,所以那时开始我们就可耻的落后了。从中国的案例来看,历史上的技术革命是任何国家和民族崛起的巨大机遇。现在机遇来了,我们后面再表。

  最近的一场技术革命发生在1947年。当时是二战结束不久,因为战争的关系,参战国家对电报破译工作的要求比较迫切,当时英国非常急切的希望破获德国的海军电报密码,而要破获密码依靠人脑是不够用的,这催生了晶体管。英美军队在电报破译上面相对于德国和日本的优势是二战同盟国胜利的一个原因之一,充分说明先进技术就是生产力。1947年第一个晶体管的诞生标志着人类正式走向IT信息技术革命。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大家知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先有第一个晶体管,然后有了第一台计算机。什么时候出现了互联网?答案是,1970年美国就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它叫ARPANET。所以实际上互联网已经出来了45年了。

  大家知道,在过去的20年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摩尔定律使PC技术的大幅度提高,个人计算能力向手持设备转移,大家人手一台智能手机,这是过去十年伟大的产物。在这个技术革命当中也诞生出了史上最值钱的公司——苹果。

  现在这个时刻,这场技术革命正轰轰烈烈的进入硕果频出,璀璨烂漫的后期。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正在加州的公路上奔驰;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正在中国的公路上奔驰;奔驰公司的无人驾驶卡车也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上奔驰。软银已经在线下营业部里卖机器人了。这不是科幻,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人人在深圳投了一家无人机制造公司叫星图,它生产的无人机能自动跟随主人。比如你在滑雪的时候在你的头顶上跟着你飞,一直保持两三米的距离。我希望今年滑雪的时候带着它去,耍个酷。

  工业革命代替了我们的肌肉,而IT技术革命,是把我们的部分计算需求,交由芯片取代,来代替我们的大脑,脑力劳动的效率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在这场技术革命当中,国家之间的座次发生了变化。工业革命之后,IT革命开始之前,英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IT技术革命以后,美国异军突起,现在世界上最强的互联网公司和IT公司几乎全都是在美国。中国在1947年的时候没有参与IT技术革命,到PC时代的时候,我们也很落后。非常幸运的是,1998年以来,中国积极地参与了互联网技术革命,这大大缩短了中国和工业革命中崛起的先进国家的差距,缩短了中国和欧洲、日本的差距。

  接下来,我简单做一下未来的畅想,技术在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认为未来的技术发展的主线将是人工智能。不知道大家看过《奇点临近》这本书没有,没看过要找来看看,对这个观点有所了解。

  2020年我们有可能进入人机共存的时代。其实我们现在跟智能手机已经在共存了,只是人机界面还很原始,手眼为主。我观察到大家用智能手机的时间每天在两三个小时。

  再过20多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人会变得像科幻小说里的一样,也许会有七情六欲,能跟人无障碍沟通。现在软银销售的机器人还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到2040年的时候,我相信机器人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行业,而且伴随着机器人的高度发展,也会出现非常多新的挑战。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这个挑战是,当机器人先进到一定程度以后,人和机器之间会有某种对弈,或者是以人机混合体为个体的互相对弈,因为人如果非常善于利用机器的话,他们的竞争力非常强的,像这样的人和其他人之间会有博弈。几十年之后,我们当中的年轻人包括老同志,如果活的时间足够长的话,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天。

  

被微信打败后,陈一舟得到了一个真理: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

  这个挑战基本上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鬼门关。人类如果把这个关口过去的话,到2050年,我相信地球已经太小了,我们的技术太先进了,人类将正式进入星际旅行和星际生存。

原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28001-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标签: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科技传媒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长春汽开区获批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

昨天,记者了解到,国家环境保护部、商务部、科学技术部日前联合下发通知,决定批准长春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等4个开发区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这样,长春汽车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多点CEO林捷:多点现在很好,新零售正值风口

日前,多点CEO林捷在多点北京总部接受记者专访,解读了对时下新零售趋势的看法,并介绍了多点的近况与模式上的变化,以及对此前裁员风波、业务紧缩、高管离职等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滴滴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 京东对员工最

科技传媒网北京时间12月7日消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滴滴大数据在昨日(6日)对外正式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根据榜单的IT榜单,中国电商科技公司巨头京东成为IT公司中员工最累的企业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2016年“松湖杯”创新创业大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