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聚焦 > 正文

古巴:一个互联网瘸子和生命科学巨人的科研伤痛

点评

科技传媒网 科技新闻 2016-11-28 02:18

卡斯特罗在1960年的演讲中说:“我们国家的未来必须是科学家的未来”。然而,这个国家科研存在严重的实质不自由和资金短缺。本文系网易科学科学人栏目“古巴科学

本月25号,古巴前“革命领导人”、自称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暗杀六百余次毫发无损的独裁者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终年九十岁。乐观者认为古巴老领袖逝世,美国也即将总统换届,复杂的历史关系面临新变数,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和社会多元化开启新章节。叫嚣“革命”多年、被美国封锁多年,古巴糟糕的经济下科学技术发育是什么情况?网易科学人栏目“古巴科学技术现状调查”系列将深入梳理了新环境下古巴科学技术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古巴:一个互联网瘸子和生命科学巨人的科研伤痛》系本系列第一篇。

undefined

全球上网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2006年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因健康原因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尽管在过去将近十年里老卡斯特罗并未亲自出面管理国家事务,但媒体认为十年间古巴各项政策基本还是照着老卡斯特罗的意志在行进。今后,没有了哥哥的影响,外界认为劳尔可能会加快变革进程。实际上,在他开始接管大权的几年里,古巴在互联网和数字经济领域的变革已初露端倪。

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古巴是西半球最难上网的国家。2011年,由委内瑞拉提供的高速网络线缆使古巴的网络得以改善,但现状依然糟糕透顶:2013年,国际电信联盟发布统计数据表示,古巴2013年前只有3.4%的家庭可以连上网络,是全球上网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且只有记者、学生等特定族群能够在家上网;2014年世界银行公布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网民数量榜单,古巴网民人数在20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26位。原因众所周知,这个三句话不离革命的国家对信息流的控制非常严格。目前,古巴政府已经开始实行更宽松的互联网政策。在古巴使用互联网价格昂贵且不方便。去年,古巴国家电信公司推出了100多个公共Wi-Fi接入点,民众的互联网访问大幅增加。

虽然有关政治的信息仍然会被过滤,但商业信息领域已经逐步放开。商品交易网站 Revolico 今年八月被解禁,古巴民众甚至已经开始在 Airbnb 上推销自家的度假房屋。

Paquete Semanal(西班牙语:每日包裹) 是一种古巴独有的“线下互联网”服务。由于网络稀缺,在古巴信息依赖“硬盘”而不是依赖“网络”来传播。这些硬盘里的内容每一两周更新一次,内容包括 YouTube 视频、电子杂志还有电影和电视剧。这些硬盘被作为商品售卖,以至于催生了“信息小贩”这种行业。据统计,与 Paquete Semanal 有关的从业人员大概有45000人,半数古巴国民在使用这种“线下互联网”服务。

由于科技教育和大量的本地工程师涌现,古巴科技在未来或可迎来突飞猛进。2002年,菲德尔·卡斯特罗推动实施发展计算机技术和本土软件产业的计划。到2016年初,来自哈佛的报告显示,古巴大学每年有5500名计算机科学家毕业,其中多数拥有高等学位。

没有经济自由化,国家工业无法充分利用这些人才资源。不过未来情况可能发生改观。即使85岁高龄的劳尔·卡斯特罗不会立即带来大刀阔斧的改革,劳尔的继任者——56岁的米格尔·迪亚兹·卡内尔( Miguel Diaz-Canel)也足以让人民期许一个更开放的未来。卡内尔是电气工程师专业出身,并且据说是Facebook的忠实用户。

与古巴隔海相望的美国曾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头号敌人”,又是当今第一科技强国。美国和古巴的关系从1960年就不佳,在两国历届领导人的努力下,两国关系逐渐解冻。2015年奥巴马和劳尔卡斯特罗会晤,宣布恢复两国正常邦交,重新互开大使馆(并未全面解除对古巴的封锁和禁运)。不过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对社会主义邻居的态度与奥巴马迥异。声称他上台后将扭转奥巴马的政令,除非古巴政府满足他的要求:“让人民获得宗教与政治自由并释放政治犯”。

优秀的生命科学领域科研和窘迫的腰包

古巴和美国之间的关系缓和,对古巴科技界人士来说,带来机遇的同时也有很多困难和挑战需要面对。

undefined

(图:哈瓦那大学的学生在上物理实验课。)

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西部,坐落者豪华建筑和各国大使馆。绿荫高墙之中,古巴哈瓦那科技园区也选址于此。这是古巴的科研中心,科学家们在高墙和行政力量的保护下,远离城区贫困和混乱的纷扰,安心进行研究。

古巴的GDP是美国科研经费的一半,但这并不影响古巴政府对科研领域的重视和投入。在政府慷慨的保证和保护下,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成功制造出低成本的疫苗、进行癌症研究和诊疗婴儿疾病。相比医疗,其他领域得到的资金相对较少,但并非真空状态。作为加勒比海面积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岛屿,古巴是飓风和传染病监测国际网络的重要节点。另外,由于国际贸易和旅游业并不发达,古巴群岛保留着几乎原始的珊瑚礁和红树林,是动植物学家的科研胜地。

作为最封闭的国家之一,古巴生命科学科研虽然成就斐然,却常常不为外界所知。然而已有的成绩并不能让古巴科学家对未来面临的挑战感到乐观。科研工作收入不高,过去十年中获得科学博士学位的毕业生人数止步不前。作为现代主流通讯方式,互联网在古巴像奢侈品一样极度稀缺。基础设施和能源供应也存在问题。今年夏天酷暑之际许多建筑因能源紧张被迫停电,哈瓦那大学的科学家们只能在35度高温下伏案工作。

undefined

(图:古巴遗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Center for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美国对古巴实行的贸易禁运对科研的打击尤为严重。在大约半个世界的时间里,古巴科学家无法轻松地购买科研设备和争取国际捐款,赴美学术交流更成了奢望。

2014年1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了缓和两国关系的计划,并且开始取消两国之间的旅行限制。2016年8月31日,捷蓝航空公司开设了从佛罗里达直飞古巴的航线,这是五十年来两国之间第一个固定商业航班。此举被认为暗示了一个更加开放与合作的时代。无论是参加国际会议或是采购外国设备,同美国关系的缓和为古巴研究人员带来诸多便利。但实际进步的速度可能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快。完全解除封锁的决策还有待美国国会通过,美国继任总统特朗普对古巴的强硬态度也为两国关系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与此同时,古巴科研人员正面临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的困境:年轻人才外流、难以寻找合作者以及科研设备越来越贵让科研经费显得日渐窘迫。这些因素都在拖古巴科技成长的后腿。“事情正在好转,但慢于预期。”古巴科学院执行董事塞尔吉奥·乔治·帕斯特拉纳(Sergio Jorge Pastrana)说。

undefined

(图:古巴科学院(Cuban Academy of Sciences))

古巴科学院建筑宏伟,是欧洲之外建筑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科学院,坐落在在哈瓦那老城区,大理石的建筑材在海岛气候中透漏着凉爽。街边商店里挂着切·格瓦拉文化衫、廉价雪茄和汽车主题的装饰画。它已经历经过155年岁月沧桑,曾接待过爱因斯坦和流行病学家卡洛斯·芬莱(Carlos Finlay)。在古巴革命之前,该科学院就与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欧洲科学界有密切联系。即使在后来禁运时期,该学院同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以及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联系仍未中断。

当年老卡斯特罗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扫盲运动,并在后来的施政方针中强调知识和科学的作用。卡斯特罗在1960年的演讲中说:“我们国家的未来必须是科学家的未来。”这句话如今被镌刻在科学院的墙壁上。

undefined

由于美国对古巴禁运使古巴人民面临无缘现代医疗的危险,卡斯特罗政府格外看重医学领域的研究。1986年,古巴设立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CIGB)。CIGB现有员工1600名,面向国际推出了21种医疗产品,包括癌症免疫疗法、乙肝疫苗、杀虫剂以及治疗黄斑变性的疗法。

美国国家科学院前任外交部长迈克尔·克莱格(Michael Clegg)对古巴以其小国之力所取得的科研成绩表示赞叹。古巴对公共卫生的投资得到了回报:其国民人口在近几十年来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增长。古巴人均寿命超过美国,新生儿死亡率也与欧美水平相当。

冷战时期,苏联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进行了大量援助,后来因为国际关系变化这些援助撤出,让许多受援国家一时难以调整过来。卡斯特罗治下的古巴受挫甚微。国家一直对科研提供经费,1994年在哈瓦那增设分子免疫学中心(CIM)。即使在国家预算大萧条时,给科研机构的钱仍然得到了保障。

与拉美邻国的政局动荡不同,过去几十年来古巴政局保持稳定,使其能够较好地开展长期计划。外来援助的缺失不仅没有打击创新,反而促进了科研的进步。“resolver”是困难时期经常能听到的一个词,政府一直提倡自力更生解决问题。

在过去六年中,古巴将GDP的0.3%~0.6%用于科学研究,这在拉丁美洲是很高的比例,虽然远低于巴西(1.2%)和美国(2.7%)。古巴政府数次承诺将建立一个类似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机构,不过尚未兑现。

资金的缺乏让科研工作者很难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通常收费数千美元),而只能选择国内的小型期刊。由此造成古巴的科研成果无法被外界了解和评估,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困难是古巴科学家们共同面对的困境。

undefined

(图:古巴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CIGB))

科学研究遭到政府的严苛管控

对于古巴的科学家们而言,关注政府政策是必要的。加入那些被政府支持的领域是明智之选,如果选择冷门领域,研究经费将得不到保证。

在大力协助的同时,古巴政府对科研也多有管制。科研主题被限于“对古巴有益”,如果一个古巴的学生想研究极地冰川很可能会被认为无用而得不到批准和资助。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科学产出,仲裁机构不允许两组人员进行同一主题的研究。

政府的强力干预在另一方面也为生物技术行业带来了好处。由于国家垄断经营,这个领域的研究人员不用担心盈利问题。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总裁Eulogio Pimentel Vázquez表示:“与其为市场分心,我们更专注于研究。”他所说的问题包括古巴常见的特定遗传疾病或老龄化疾病,目前古巴18%的人口超过60岁。神经科学中心 CNEURO 正在开发用于筛查阿兹海默病的认知和生物标记技术。

古巴研究人员认为这种上统下效的方式让科研更有效率。CIGB园区大楼的结构反应了这种效率:基础研究位于顶层,实验操作位于其下,生产部门设置于附近的建筑里。研究过程相对便宜:岛上廉价劳动力有很多,科学家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习惯节俭。实验室的器具尽可能地回收,比如移液器吸头这种工具也会被重复使用。古巴人员对他们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方法感到自豪。当CNEURO的科学家没钱买实验动物时,他们就乘船去圣基茨岛捉了25只长尾黑颚猴(这种动物在当地被认为破坏农业)。

在CNEURO,科学家 Pedro 正在研究从定量脑电图(qEEG)获取大脑成像的方法,这是一种非侵入性的大脑活动测量手段,比磁共振等技术便宜很多。CNEURO 还开发了一款儿童助听器,使用3D打印技术生产,并且能够随着儿童耳朵成长方便地调整形状。

undefined

医疗测试大国

古巴是一个热心的医疗测试之国,特别是在新生儿医护领域。古巴曾被世界卫生组织承认为世界上第一个消除母婴传播艾滋病毒的国家。政府使用强制筛查和用药的手段达到了这个成果。

免疫测定中心(CIE)生产供古巴使用的大部分医疗设备,其中有些也用于研究。CIE科学政策主管Miguel Angel Garcia说,每年他们为19中不同疾病(包括艾滋病和恰加斯病)提供总计5700万次检测。他们通过自主研发来降低检测成本。CIE 葡萄糖检测系统的成本仅为0.4美元,同样的产品在美国被卖到100倍还多。

古巴的医疗服务对国内人民免费提供,同时也对外出口获利。根据古巴政府提供的数据,2013年其生物科技产品国际净销售额为25亿美元,并预计2018年实现翻倍。

美国针对古巴的禁运给研究人员带来不少麻烦。古巴科学家抱怨他们经常需要大费周章才能得到需要的设备和试剂。他们从欧洲进口酶需要几周的漫长等待,而有些实验用的实验白鼠只有美国有卖,他们更是没有希望获得。

禁运的具体条款十分复杂,许多公司为了不得罪美国干脆拒绝对古巴出售产品。一旦被查处,违规后果十分严重。2013年飞利浦因为向CNEURO出售医疗器械而遭到美国政府开出的13万美元罚款。

undefined

解冻会带来更好的未来吗?

随着美国和古巴关系改善,科学家也为之欣喜。政治上的解冻为两国科研合作提供了空间。前不久,美国研究人员开始在临床测试一种由古巴研发的癌症疫苗。

疫苗的临床效果让美国免疫学家对古巴的科研水平刮目相看。

这种疫苗名叫 ClimaVax ,已经在拉美四个国家获得批准,更多的国家正在审批当中。研究人员希望这种药物也能够进入美国,并对两国合作的开放程度感到惊讶。

实际上这种合作存在已久。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和古巴的相关机构一直合作进行大西洋飓风观测与预报。2014年,作为加勒比地震监测网络的一部分,美国为古巴卡马圭气象中心捐赠和安装了一个全球定位系统的仪器。

随着古巴的日渐开放,国际研究人员试图赶在游客暴增之前抵达古巴。后者保存有世界上最完好的珊瑚礁和红树林。古巴政府一致致力于自然环境保护,人们预测未来游客增多在带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会破坏生态环境。

自然科学研究资源的优越凸显了科研队伍的不足。由于科研体系和配套设施不完善,很多年轻一代古巴科学研究者都选择到国外发展。除了少数受政府资助的科研机构(比如BioCubaFarma),自由派的科研工作者很难在古巴找到就业机会。

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和美国物理学会在内的几个美国科研组织已经设立了交流计划,计划帮助古巴学生进入美国接受教育和培训。欧洲不少国家也有此类计划。

最近美国政府放松旅行限制使古巴科学对外交流变的更加方便。

同时,古巴和世界也应该认识到,除非古巴自身实现经济成长,否则仅仅同美国关系解冻并不足以让古巴科学获得世界的认可。“现在古巴的年轻博士们有机会改变一切,但他们必须找到资源。”哈瓦那大学化学教授Luis Montero Cabrera说。

原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36952-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科技传媒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香港、北京、上海成为全球最贵办公楼市场

我们处于城市竞争的新时代。各城市都使出浑身解术以吸引人才、企业和资本。对全球优质办公楼和办公区域的需求或许最能说明这种激烈程度。与伦敦和纽约两座国际化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投资人VS企业人:10年前不敢提的物联网,现在发展价值在哪里

物联网从一个很大很空泛的范围逐渐被应用到各行设备、终端和技术中,但是技术和行业、市场接受新鲜事物需要时间,不断转变也在验证趋势。火山石资本,纪源资本、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滴滴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 京东对员工最

科技传媒网北京时间12月7日消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滴滴大数据在昨日(6日)对外正式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根据榜单的IT榜单,中国电商科技公司巨头京东成为IT公司中员工最累的企业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2016年“松湖杯”创新创业大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