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郄小虎:前谷歌全球技术总监的创业之路

点评

科技传媒网 新华网 2016-12-01 12:00

原标题:出走的门徒之三——小红书郄小虎:穿越人心的迷雾风口不会随便眷顾一个人。因为历史不会对默默“打怪升级”着魔,它只看结果。在阿西莫夫的代表作《基地

  原标题:出走的门徒之三——小红书郄小虎:穿越人心的迷雾

  风口不会随便眷顾一个人。因为历史不会对默默“打怪升级”着魔,它只看结果。

  在阿西莫夫的代表作《基地》中,除了先知谢顿贯穿全线,其他主角都是门徒。他们内在为直觉所驱动,外在被时代所推动。他们在历史上的出场毫无征兆,却在潮流中游刃有余。你会惊叹,为什么是他?

  离开谷歌微软IBMFacebook阿里百度,告别自己过去的所有荣耀,重新走上创业之路,崇尚技术的护城河。为什么是他?新华网开辟“出走的门徒”系列,讲述这样一群科技界理想主义者的现实路径。

小红书郄小虎:前谷歌全球技术总监的创业之路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周琳 叶健)2003年就读普林斯顿计算机博士的郄(qiè)小虎拒绝了IBM、微软等公司Offer,放弃常春藤博士学位,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在他出发去硅谷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去做的,会是什么职位。

  在该公司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2010年,郄小虎已经是其全球技术总监。腾讯前副总裁彭志坚曾说过:郄小虎与吴军(硅谷著名投资人,《浪潮之巅》作者)、朱会灿(曾任该公司中国工程研究院技术负责人)并称为“国内互联网企业最想从该公司挖的三个工程师”。

  这个创业公司叫谷歌。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郄小虎在调研了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三年后,没有加入BAT,而是在数千家创业企业中,选择了“小红书”这个起步不久、基因尚未完全定型的企业,就不难解释了。

  ——谷歌“公平至上”的原则,和小红书致力于实现人与信息高效匹配的初心不谋而合。这个选择,也印证了郄小虎在技术上的理想:制定公平的规则,玩法交给玩家。

  从辍学到谷歌:事后想都是经验,事前看全凭直觉

  手握IBM研究院、微软研究院等大牌Offer,又面试成功了3、4家创业公司,而到如今回头看,郄小虎当年的可选项中,或死或撤,有一半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么高的死亡概率,郄小虎是如何挑出谷歌的?

  如果要官方答案,郄小虎会总结出两点:一是产品的吸引力。用了谷歌搜索,用户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且再也不想关掉这个大门。

  二是人的活力。IBM、微软的面试官们,都是当年教科书的作者,不少码农都是看着他们的书长大的。他们稳重而全面,却同时略显谨慎又保守。而谷歌永远是“聪明的年轻人”扎堆的地方,即使是副总裁也保持健身并大汗淋漓地来和你面试。

  事后想全是经验,事前看都凭直觉。驱动郄小虎去选择的,还是直觉上“做更好的产品”的想法。从郄小虎当时初加入谷歌广告系统,到现在,谷歌年广告收入已超过了700亿美元,每秒钟的收入平均在2000美元以上,背后就是需要高速增长的流量面前,保持系统的稳定性。2004年,谷歌第一次将机器学习用在了商业运作上,此后所有其他广告系统,都是在拷贝这一样板。

  此前,决定用户搜索时产生什么样的广告,基于的是套历史数据和规则的系统,难免会掺杂主观判断。而机器学习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你把大量的数据扔给机器,它自己会去总结输入和输出之间到底有哪些关联性。这样一方面减少人工成本,同时随着输入量越来越多,结果会越来越好。

  这套全新的广告体系上线之后,用户的点击率提高了20%。

  回望谷歌12年:再牛气的企业,都有走慢的时候

  然而,再跳出来回头看,即使是最牛气的企业,也有走慢的时候。郄小虎认为,在移动化、本土化和快速国际化三件事情上,谷歌都有缺憾。

  当移动互联网大潮袭来、安卓涨势惊人时,谷歌花了好几年时间做了“Google+”这一产品,并与2011年正式亮相,但始终没有形成气候。

  “事实上我们后来反思,从2010年开始,谷歌一直把Facebook当作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在'Google+'上花了太多心思,从功能、界面等角度看都比Facebook做得好,可为什么最后并没有大成功?是这件事情没得做吗?是因为Facebook已经市场占有率太高了吗?都不是。”郄小虎说。

  ——“是移动化做的太晚,在追在别人身后的时候忽略了时代的趋势”。郄小虎说,如果谷歌一开始就果断放弃从Web端去赶超facebook的策略,全心投入从移动端重新打造社交体验,比如放弃gmail账号而用手机号登录,结果还很难讲。

  在强大的资本和技术倒流下,TMT任何一个细分市场瓜分起来都非常迅速。2012年我们还在手机上装了豌豆荚等一大堆应用商店,而现在应用分发的市场已经集中到三个巨头手中。

  “巨大的流量和人口红利,让移动支付、电商等一些商业模式只有在中国才能更快获得优势,远远领先其他国家。”郄小虎说,如果谷歌能更灵活,把自己的应用市场带入中国,会重新定义现有应用分发系统的市场分割。

  ——“我们都在使用安卓这一谷歌的操作系统,却无法享受Google Play的服务和生态,多么可惜。”

  如果再把时间放的再远一些,2006年前后国内外网站的风格和布局是完全不一样。极简的谷歌仍然遵循着“性冷淡”风,在首页上加任何一个内容,都要时任谷歌搜索最高领导人玛丽莎·梅耶尔来批准。

  对比之下,国内的网站首页则恨不得塞满了东西,这和中文输入法还不够智能有关系。与其让用户自己去辛苦,不如给他们更多点击的选择。最后,国内很多互联网用户的习惯就被教育成这种特别密集的产品形态,然而这种观点很长时间是不被谷歌总部所接受的。

  ——“作为长期战略方向,这种思考和坚持是必要的。但在实战中,必须要灵活机动,必须要活在当下。”郄小虎说。

  从管理者到创业者:做事是为了改造生活,践行“自己动手”的文化

  读基地最悲伤的一句话,是阿西莫夫说,“追根究底,一直向深层探索下去,我们就能够发现,人类蒙受的一切苦难,都可以追溯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银河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了解他人的心思”。

  每个人都将自己隐藏在他人无法穿透的迷雾中,而每团迷雾里也只有一个人。偶尔,从某团迷雾会透出一丝微弱模糊的讯号,而人类就是借着这些讯号互相摸索。然而,由于相互之间无法了解,也就不能彼此互信互谅,所以每个人从幼年时代开始,始终处于一种绝对孤寂的状态。

  如何改变这种永远没有尽头的猜疑链条,后来者给了很多答案。而码农的尝试,就是技术。

  “发现的需求永远是存在的。”郄小虎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到底是如何生活的,他们产生的信息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有用的。在美国还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产品,而小红书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我们希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真实口碑库’”。

  早年的小红书,其实只是类似于一个购物的社群App。一大群“败家娘儿们”天天在社区里晒全球好货,这和商家写软文的逻辑完全不同。这相当于你被你的闺蜜安利了,两个人一起开心剁手,解决了购物时“晒东西”和“买东西”的痛点。

  为了让买东西的人能找到晒这个东西的人,小红书过去也一直提供“编辑精选”功能,但是人工编辑导致绝大多数用户看到的首页都是类似甚至是相同的。且由于编辑大多都是年轻女性,所以对美妆推荐笔记更有判断能力。

  这就不是匹配,而是“硬塞”了。

  而如今,推送你喜欢的旅游、餐厅、户外用品、帐篷,甚至Airbnb上的分享房间,和最初创业时不同的是,小红书上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护肤美妆的推荐平台了。郄小虎将其归结于技术的魔力。“将谷歌的广告推送,和小红书的笔记推送抽象到一定层面,是相通的,都是‘精准匹配’”。

  找准了改变的逻辑,技术是最好复制的。来到小红书一年多,郄小虎完全摒弃了首页内容“人工推荐”的做法,而是引入了和谷歌广告系统同一逻辑的机器学习。如今一年多过去,小红书已经对用户重新精准画像,推送也开始完全智能化。

  一个用户在小红书的系统内,可能有上千个标签。这其中有一些是人类能够理解的,譬如说“90后”、“彩妆控”、“快结婚”;还有很多是只有机器有能力记得的,譬如“A398”,你无法理解它的含义,但你能知道同属这一标签的用户,一定在某个维度上有契合点。

  “小红书的核心价值不是电商,我们可以完全不卖东西,但用户还是每天都是在上面逛的”。郄小虎说,小红书的用户平均每个月打开App52次,狂热的用户一天要看几千个笔记。

  永远有发现的热情:在主场赢是本份,在客场赢才是挑战

  2010年,Google宣布退出中国市场。为了把Google重新带回国内,Tiger和他的团队开始着手做了一系列针对国内互联网环境的调研。

  在调研中,郄小虎越来越感受到,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在未来十年里,包括社交、移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智能硬件的几个领域,全球的Leader会从中国出现,而不是美国。

  这个Leader还没有出现。哪怕强大如BAT这种公司,虽然在全球可以算作一流的互联网企业,但依然是赢在了主场上。购物有亚马逊,社交有Facebook、Instagram,你很难到它的主场上去拼杀。同样美国的顶尖企业到中国的客场,也还没有一个可以攻城略地的。

  ——大家都已经意识到,不能只在自己的家里过得很好。

  有没有一个,可能会在主场、客场两极都成功的公司?

  郄小虎选择加入小红书只谈论了1个小时的时间。速度之快,让坐在对面的小红书CEO毛文超都始料未及。“原本以为要三顾茅庐,任谁知晓竟一锤定音”。但是毛文超不知道的是,在果断加盟小红书之前。郄小虎已经研究过一圈初创企业了,而小红书则是他认为有可能在中美两地开花的“明日之星”。只是,他不是投资人,他是工程师,他投资小红书的不是资金,而是他的智慧和精力。

  “小红书做的事情,如果说从对消费者产生的影响来看,全球消费者都是有这样的需求的。”郄小虎说,无论你处于哪个阶层,都会希望拓展自己的眼界,希望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这种“发现”的需求是可以全球复制、推广的。

  在采访中,郄小虎有两次强调自己一路走来,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而他在多个关键节点做出的选择,似乎又与“好学生”身上常具备的“听话”品质相悖。

  但如果细究起技术圈的企业基因,会对这种矛盾而统一更好理解。

  描绘技术的全球地图会发现,硅谷并非是技术最强地。核电、新能源新材料……一大批技术领先者都在硅谷之外的地区诞生。但硅谷帮助其流行的技术里,例如个人网页、浏览器、智能手机等,其意义并不在于它们有多复杂,或者多高级,而是在于它们对人类社会的影响,都是能对人类生活方式产生巨大变革的。这也是硅谷以及在硅谷呆过的人独到之处,他们更能“发现”。

  而如果不和这些程序员朝夕相处,你很难想象“公平”这个原则在一个人的生活中可以占据多大的比重。在Google,一度规定,工程师和销售人员不可以直接交流,避免因为个人关系影响了算法的公正性,哪怕只是一个数字的调整。对于郄小虎亦然,他对小红书的改造,就是要让所有内容生产者被看到的概率是“均等”的。

  机会均等的情况下,怎么玩就是玩家个人的事儿了。

  那些谷歌的门徒:制定公平的规则,玩法交给玩家

  记者采访的当日,正好是2016年的“黑五”——跨境电商的“狂欢日”当天。在应对完了小红书史无前例的流量高峰后,已经不知熬过几个通宵的CTO郄小虎,因为感冒而带着口罩,略带疲惫在会议室和记者聊了2个多小时。

  即便是被创业的艰辛所摧残,这个74年的技术青年,依然有着这一群体不多见的文艺和俊朗。

  Google虽然退出中国,却也留下了一大批世界级人才。当年Google中国的很多人,如今都在诸多领域开风气之先,成为中国创业圈不可忽视的“隐形军团”。这种“不作恶”的企业基因即使是在离开后,仍然在影响着每一个人。

  据郄小虎介绍,他们的exGoogler(前Google员工)微信群,人数已经突破500人。仅在上海,exGoogler也超过了100人,其中就包括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和摩拜单车CEO王晓峰等人。

  这些“exGoogler”身上,有着非常相似的气质。他们洋溢着理想主义的精神,以及极致主义的态度。理想主义是他们商业实践的人格底色,极致主义是他们沟通理想和现实的方法论。

  就像郄小虎,当他选择新工作时,大公司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有活力的初创公司才是他的偏爱,小红书则是他表达自己态度的地方。

  上次郄小虎去美国出差,他通过小红书找到了当地的特色餐馆。作为养猫人,郄小虎一度很苦恼,因为每天都要给猫咪收拾粪便。忍无可忍之下,他愤而上小红书找解决方案,最后他找到了同类人,对方推荐的自动清洗猫砂的猫厕所完美地终结了他的苦恼。

  虽然他不是这些内容的生产者,但是,借助技术的帮助,这些优质而有趣的内容才得以汇集在一起,并且被需要的人看到。

  在技术驱动下,小红书到底是一个社区还是一家电商,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在这个信息充盈且碎片化的时代,让人和信息之间更好地匹配,才是一家企业最大的竞争力。而这个商业模式的源头,无疑又是Google。

  无论从企业文化上还是商业模式上,Google都算是互联网界的一座里程碑。这家由两位毫无商业经验的技术创始人所缔造的互联网巨头,凭借着超高的技术,构建起了巨大的技术“护城河”。此外,Google还让工程师主导的企业文化、用数据说话的沟通方式、扁平化的管理方式深入人心,这些也被认为是Google开辟的工作方式。如今,这些理念和方法,正在借助exGoogler的崛起,对中国互联网圈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价值观、技术流、国际化,这是Google的三件宝。或许,这也是对冲中国互联网圈当前普遍存在的贪嗔痴、吹牛皮、地头蛇三大顽疾的良药。

原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37589-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科技传媒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延庆区:七年、只争朝夕, 下一站2022 !

冰雪运动热爱者集结地(图为延庆海坨山)与北京城区相比,延庆的平均温度更低3~10度。有着良好的山地条件和冰雪产业基础,使这里在冬季吸引大批滑雪运动爱好者来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展望丨一个没有司机的时代

123当我们以为自主移动的阿拉丁魔毯还仅存在于神话故事里时,特斯拉、谷歌这些汽车或互联网巨头企业纷纷高调推出了现实版的自动驾驶魔毯——无人车,由此,“自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滴滴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 京东对员工最

科技传媒网北京时间12月7日消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滴滴大数据在昨日(6日)对外正式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根据榜单的IT榜单,中国电商科技公司巨头京东成为IT公司中员工最累的企业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2016年“松湖杯”创新创业大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