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新 > 正文

社交属性,地产生意,迷你KTV争夺战谁能笑到最后?

点评

科技传媒网 AI财经社 2017-06-19 21:02

传统模式衰落了,卡拉ok的新模式瞄准了未来:社交搬移到线上,而线下是人的单子化进程,人需要唱歌、倾诉、呐喊。这批将要来的新人,是K歌亭成败的关键。在缺少

迷你ktv,迷你KTV,共享经济,唱吧

图片来自网络

未来主义

“没人会在里面唱一个小时歌,那样太孤独了。”K歌亭出现后,这则评论让人印象深刻。

它指向的是K歌亭的商业模式。在缺少社交功能(部分社交功能在线上完成)的情况下,唱歌这个需求的频次有多高,能否撑起不断铺开的规模?

10多年前,KTV是聚会和社交本身。每个走进它的人都有一段独特的KTV回忆:一个全场寂静的瞬间,一句意犹未尽的歌词。灯光朦胧的包间里,抢话筒,聊天,喝酒……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都是后来的故事。

有别于传统的线下KTV门店,K歌亭单间投放,自助使用,无人值守。亭内空间狭小,只可容下两人,收费不算低,唱歌15分钟需付费20~25元左右。在传统KTV量贩店里,这几乎是一个中型包间的价格。

2014年刚出现时,迷你K歌亭的发展悄无声息,到2017年,骤然加速。资本疯狂涌入这个不足2平米的亭子。

行业里玩家众多,咪哒miniK、友唱M-bar、聆嗒miniK、科唱美吧、雷石wow、唱立方……超过20个品牌想挖掘这个小隔间里的商机。

今年年初,友唱M-bar拿到新三板挂牌公司友宝在线6000万元的A轮融资。友宝是国内最大的自动售货机运营商,渠道管控能力强。今年2月,友宝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5月下旬,友宝以1.2亿元收购友唱及相关高管总计20%的股权,成为厦门前沿(友唱的注册公司名)的100%控股股东。

移动K歌巨头唱吧则入股了咪哒miniK,将之作为进军线下、用户下沉的工具。唱吧从2015年开始就积极筹备A股上市。分析认为,对正在冲刺IPO的唱吧来说,投资咪哒miniK意在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自动贩卖领域的巨头和线上K歌明星玩家都把布局迷你K歌亭当作冲击IPO的砝码。下场掘金的玩家纷涌而入,迷你K歌亭开到了更多商场和电影院。

无人值守、去社交化的趋势还与多类线下消费体改头换面相呼应,典型代表有健身房和网吧的新变革。这种深富未来主义商业特色的线下设施的兴起,是人力成本高企和线上流量枯竭共同驱动的结果。

但对于新兴业态来说,有个问题需要向市场证明:为人服务的设施剥离社交后,特定的需求有多强劲,又能走多远?

要么社交,要么唱歌

去年年底,有人在知乎提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不唱KTV了?”这个问题通过钱柜等大品牌的败退反映出来。

半年多过去了,它有2511人关注,606个回答。网友的回答中提到了多种因素——音乐大环境不景气,休闲方式发生了巨变,移动类唱歌APP出现,品牌商故步自封等。

行内人的答案更是众说纷纭。做音响的说音响越来越差,做点歌系统的说点歌系统和曲库老旧,做咨询管理的说管理模式混乱,做资本运营的说股权纷争严重。KTV行业老兵、唱吧麦颂创始人严秋朴把一切归结为需求。

“用户的需求已经发生变化。”他说,而产品形态没有跟上。

陆续传来的坏消息撕开了KTV行业的伤口,普遍性衰败被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到2015年,钱柜在北京的首家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店面钱柜朝阳门店关门,此后该公司被爆在大陆将只保留一家店面。万达集团几乎同期也将旗下KTV品牌大歌星陆续转让,大歌星这一品牌从万达体系中逐渐消失。

严秋朴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称,KTV产品提供给用户的核心体验有两种:唱歌和聚会。传统KTV线下店的衰败和新型K歌亭的崛起,都与卡拉ok这一产品形式对唱歌功能和聚会功能的不同满足程度有关。

一场对用户注意力的角逐正在悄然上演。

即便走进了KTV包间,角力依然在进行。泛出幽蓝色光芒的智能手机屏幕仿佛一张大嘴,它撕扯和吞噬着用户投向大屏幕和唱歌者的注意力。

经典的KTV场景越来越向这样一种情景靠拢,一个人注视着屏幕唱歌,其他人低头玩手机。社交功能已彻底沦陷,许多品牌商陷入了恶性循环中。为削减开支,音响效果和曲库的更新不被重视,这让KTV承载的唱歌功能也得不到满足。

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唱歌和社交,传统线下KTV店在核心体验上一一失守。

与大型线下KTV关店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手机线上K歌应用唱吧在同期获得D轮融资,估值42.8亿元。唱吧还试图携线上优势变革线下KTV行业。其他同类的应用,如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渗透率也不俗。这些应用把唱歌场景挪到了线上,全民K歌还能关联熟人关系链,从前KTV里的社交功能在线上完成。

从全面线下到全面线上,这是技术对产业的颠覆。但线上无法承载所有。那些对器材及基础设施建设专业度有要求的部分,通过线上的应用很难得到满足。以手机线上K歌为例,对着手机唱歌,伴奏和音效肯定比不上专业的话筒及音响设备。

唱吧也试图走到线下。它与麦颂联合打造面向年轻受众的新型KTV唱吧麦颂,就是线上试图影响线下的典型案例。

唱吧创始人兼CEO陈华曾为之倾注了不少心力。快两年过去后,唱吧曾经看重的线下千店计划并无太大动静。今年年初,它选择了从更小的商业颗粒切入线下,投资咪哒miniK。

这意味着,要么社交,要么唱歌。唱歌和社交发生了剥离。

原子化和集装箱

线上线下都在寻找出路。

“KTV行业已经到了产品革命性转型的前夜。”严秋朴说,新的形态初见端倪。他离开了唱吧麦颂,新项目HarmoTECH也立足于满足用户的唱歌功能,希望依靠产品体验在新浪潮中占一席之地。

5月25日,友宝在线就收购友唱股权提交了《北京友宝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资产的公告》。根据公告,友宝在线预计2017年友唱娱乐设备铺设规模达到4万台,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为6.87亿元,预计净利润为1亿元左右。这意味着,友唱的K歌亭平均单机净利润一年在2500元左右。

而其他渠道的数据中,这个数字更为可观。

严秋朴对这个业态的盈利前景保持乐观。他用RevPAR(Revenue per Available Room单房平均每日流水)来衡量K歌亭与KTV店面的营收对比。一般在北京的KTV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在500元以上的店面算生意不错,而投放位置较好的K歌亭每日平均流水也能达到500元以上。但二者收入构成并不相同。严秋朴分析了二者的区别。

KTV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包含了房费收入、酒水卖品收入、卡类销售收入等所有收入的总和。而K歌亭是纯粹的唱歌收入,没有高比例和高成本的酒水卖品,没有高人力成本,高装修费用等。一个K歌亭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做到了500元,而在投资回报周期上想要与之匹敌的KTV,单房平均每日流水要超过1500元。

“国内的单房平均每日流水超过1500元的KTV凤毛麟角。”严秋朴说,一些KTV店面20个月收回成本就欢欣鼓舞,而投资K歌亭2个多月收回成本的例子不少。

“不同的地区盈利情况不一样,平均6到8个月可以收回投资。”聆嗒miniK运营负责人吴冠洁对AI财经社说。

出生就看到了天花板,这是严秋朴对它的评价。收入的保障来自人流量及转化,选址成了这门生意中最重要的因素。能找到好的投放位置越来越难,而与商业综合体类似的合理投放场景例如游戏广场、电影院等,也基本都已经被各种品牌的K歌亭占领。在激烈的竞争中,最终受益方可能会是强势渠道。

“这门生意的本质变成了地产生意。”有人这么评价。

当这些设施布局高度饱和之后,新的问题来了。没有社交功能的场所会吸引足够的人去使用么?用户的社交功能搬移到线上,这些就是全部?

人是社会动物,群居本能烙在基因深处。这些新生商业形态,基于更高性价比和更低成本的技术性运算,剥离了服务中的人的色彩,仿佛是某种未来主义商业道路的预演。

至于它指向的方向最终结局如何,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本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79592-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科技传媒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epsl@126.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4.关于科技传媒网的所有法律事宜,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王定忠律师协助处理。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雄安新区建设 专家建议培育创新生态系统

要培育壮大创新型企业,积极建设“京津雄”创新圈,在雄安新区建设一批联合研发企业,对于雄安新区已有的国有企业,建立混合制所有制,引进民间资本,优化治理结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汽车后市场如何转型?汽无忧·微漾汽车行业加速器在深成立

7月21日,由同致相伴主办的中国汽车后市场转型高峰论坛暨汽无忧启动会在深圳微漾国际创客空间召开。此次论坛吸引众多投资机构、供应商、经销商、修配厂参加,共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华为成功挤进《财富》2017世界500强企业百强榜单

科技传媒网7月21日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财富》杂志在昨晚对外发布了“2017世界500强企业”排名榜单。中国老牌科技公司巨头华为成功挤进百强榜单,排名83位。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四川剑门关酒有限公司 剑门关酒-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