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聚焦 > 正文

杨澜:如果是机器人最心疼我们,这是很悲哀的

点评

科技传媒网 互联网转载 网易 2017-07-15 13:29

杨澜:如果是机器人最心疼我们,这是很悲哀的,人工智能 杨澜 脑科学 机器人

杨澜:如果是机器人最心疼我们,这是很悲哀的

科技传媒网讯 网易科技新闻7月15日消息,由网易传媒主办的主题为“新生”的2017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今日在北京举行。圆桌讨论环节,世界著名科学家张首晟教授与IBM大中华区CTO沈晓卫、阳光媒体集团创始人杨澜、科沃斯董事长钱东奇、高通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侯纪磊、江门创投创始合伙人高欣欣一起探讨被人工智能改变的世界。

杨澜这样谈到自己对人工智能的态度,一方面,她希望人工智能帮助人类提升生命品质,比如残障人士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延展感知能力;另一个角度来说,杨澜还是想让人工智能保留它的一点神秘性,“将来有一天最了解我们、最心疼我们的居然是一个人工智能,我觉得那是很悲哀的一天,我还是希望我们人类的伴侣之间有最深层的情感连接。”

有一个流行的问题是超级智能是不是有一天会统治我们人类?在杨澜探寻人工智能的过程中,她认为,“这个世界永远是人和人在作对。因为我们有这么多贪念,有时候也非常残忍,我们会发动战争等等,所以将来我们的敌人并不是一群机器,而是一群带着机器的人和另外一群带着机器的人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

谈到为什么会成立丹华资本,在张首晟眼中,科学和投资是一样的,“我做学术研究,观察周围同事,哪些人真的能够成为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哪些不能成为第一流的科学家,往往是在于对他们想像力和未来的评估。在这个意义下,科学和投资是一样的,能够看到科学下一步朝哪个方向走,投资也是要看到科学和技术接近的领域里继续往哪个方向走,在这个过程中我体验到了这两点。”

沈晓卫表示,IBM研究院做的毫无疑问是0到1的工作,从无到有,无中生有,这里面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0之前发生什么,你的需求是哪里来的,从这个角度,研究必须走出去;第二,0到1,1之后发生了什么,需要反复迭代,证明有商机在这里,0到1之间需要Study,1之后需要Scale。

高通侯纪磊透露,高通非常希望和创业型企业的互动寻找结合点,这是双向的,如果创业公司有非常好的投资趋势、有很强的规模化能力,即使在其非常初期的时候,高通作为平台型公司要给他更多回报和更多孵化的支持。

作为创业路上的老炮,钱东奇向其他创业者分享经验,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商业本身是不相信眼泪的,胜者王败者寇的格局,从这个格局来说,我觉得终究要考虑技术的路线图在哪里,产品的路线图在哪里、商业的路线图在哪里,怎样落地,以至于能够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找到自己生存的路,然后去发展。

以下为圆桌讨论节选:

主持人高欣欣:杨澜老师的《探寻人工智能》,其中一个特别感人的场景,一位盲人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可以看到她的女儿轮廓。这个情况下我想问您,假设技术不设限,不用考虑技术发展的瓶颈,在您心目中,您特别希望在哪些行业、哪些场景中人工智能能够真正实现、落地呢?

杨澜:这个问题我想答两个,一个是特别希望帮助我们人类提升我们的生命品质,比如说对于残障人士、对那些身体和智能由于种种原因受到限制的人,可以因为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服务而延展他们的感知能力。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特别不希望人工智能帮我们干的是,其实我想还是让人的智能保留它的一点神秘性,反正我们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智能究竟是怎么来的,是否逻辑思维能力、决策能力的提升就带来自我意识,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思”还是人类非常引以为骄傲,认为自己独有的一种能力,某种程度上我不希望这种神秘感被打破。

特别是不希望像钱博士刚才所说的那样,将来有一天最了解我们、最心疼我们的居然是一个人工智能,我觉得那是很悲哀的一天,我还是希望我们人类的伴侣之间有最深层的情感连接。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共情、互动,我们之间这么多微妙的关系,起码目前来说很难变成一种算法,甚至我希望它永远不要变成算法,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人类进化着,我们有一种本能,也在不断学习怎么养育我们的孩子,我不希望孩子觉得将来有一个人可以完全替代他的母亲,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恐怖,所以我最终想说的是,人工智能可以作为一种工具可以延展智能,作为我们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能力,但我不希望,我也不相信它会在可预见的未来替代我们人类更重要的一些能力,比如爱的能力。

我在有一集的最后结尾是这么说的,“可能有一天有一个机器人能够帮助我们吃喝拉撒,但当你要离开这个世界时,你希望你只握到一个机器人的手吗?”这是我提出的问题。

主持人高欣欣: 接下来我要问首晟教授,您除了是科学家身份,还有一个平行身份,早期投资人,在您能够看到方向、能够判断技术是不是好的时候,如何不理性地选择一个好的创业者呢?什么样的创业者才能够吸引到您的青睐?觉得他能够把技术赋予行业最大的能力,最后带起一家真正令我们尊重的公司?

张首晟:我先跟大家讲一个故事,我是怎么进入投资这个领域的。大家可能也很好奇,作为一个科学家,怎么会进入投资界。

跨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但通常在学校环境下,物理学家在物理楼,化学家在化学楼,数学家在数学楼,平时交流不多,但大家生活在一起就有了新的碰撞空间,我周围有位邻居,我们两家的小孩踢足球时我们就开始聊,他说他现在有一个痛点,他是计算机系的老师,他说他改作业时,每个学生交上来的计算程序都是三个不同的操作系统写的,一些是Windows,一些是Mac,一些是Linux,他想能不能在同一台计算机理做三个不同的操作系统,他就发明了一个技术,V&M,Vistual  Machine,虚拟机。

当时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因为我也碰到了学生同样的问题,所以就做了天使投资公司,后来它成为了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因为整个云计算就是建筑在这个虚拟机的技术上,最高时好像是480亿美元的市值。

首先因为生活在斯坦福,经常有这些机会产生,所以我后来想这也不一定是偶然的事情,因为我做学术研究,观察周围同事,哪些人真的能够成为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哪些不能成为第一流的科学家,往往是在于他们的想像力和对未来的评估。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意义下,科学和投资是一样的,能够看到科学下一步朝哪个方向走,投资也是要看到科学和技术接近的领域里继续往哪个方向走,在这个过程中我体验到了这两点。

另外,在学术过程中我也非常成功地培养了很多优秀学生,包括我自己两个儿子,我儿子是在谷歌DeepMind工作,刚才您提到神经科学和脑科学必然有一种结合,斯坦福专门有这样一个课程,脑科学与电脑科学的相互结合,所以如果对年轻人有了解,并且能够培养他们的理念,能够培养他们做科学工作,并且也能把投资工作做好。

主持人高欣欣:我再多追问您一句,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创业者之间有没有什么不同特点呢?

张首晟:刚才我讲了人工智能三个大的领域,我觉得中国最强项的就是大量数据的产生,但现在为止我们看到的最优秀算法还是美国发明的。总得来说,在中国大家以为科技总是要有一个目标,然后我去攻关,攻关的科学价值当然也有,但不是最高价值,最高价值是完全是自己0到1的想法,没有一个目标,你要想出一个目标来,在我发明拓扑绝缘体之前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把拓扑概念用到材料科学上。所以在人工智能的算法里,美国,尤其是斯坦福大学,我们的校训有一句话是“自由的空气在飘扬”,在这个大的环境下,大家有非常有0到1的创意,在这个环境下总得来说人工智能上最优秀的算法好像还是在美国被发明。

我想起到桥梁作用,除了在斯坦福大学做教授之外,也在清华大学千年大学任教,我开过一门课,教大家创新,怎样在一张白纸上想出一个全新的有想像力的概念,我想把这个理念用到人工智能的领域,我想定一个近期目标,看看中国在今后五年内能否有一个人工智能领域里的全新算法是在中国被发明的。

主持人高欣欣:接下来我想请教沈晓卫院长,您作为研究院院长可否跟我们分享一下应该如何在一个大公司做研究院呢?

沈晓卫:研究院做什么类型的工作,传统研究院做的是前瞻性研究或基础研究,这是研究院一定要做的,即使今天IBM中国研究院也有很多研究在做这样的事情,IBM全球研究院也是这样,比如量子计算,都是做这方面的研究。

第二,作为工业研究院,我们做的事情就是为今天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下一阶段、下下阶段的技术难点提供解决方案,这里面就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词,Technology  Transfer,研究院做的东西如何变成产品,最后走向客户。

过去五年IBM中国研究院花了非常多努力在做的一件事是,我们讲认知时代也罢、人工智能也罢,在这个时代需要做的是如何来创立新的商业,基于技术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个人有这样的体会,刚才说0到1,研究院毫无疑问是0到1,从无到有,无中生有,这里面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0之前发生什么,你的需求是哪里来的。今天我们说人工智能要与医疗结合,我怎么知道,谁能告诉我我需要构建一个什么样的人工智能系统来对肿瘤进行诊断呢?医生也不能告诉我,IT行业从业人员也不可能告诉我,有时候我们对行业讲,相当于英国的谚语,你问一个马车夫,他永远不可能告诉你他需要一辆汽车,从这个角度研究必须走出去,因为业务部门和客户都不可能告诉你他们在今天的环境下需要做什么创新,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0到1,1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找20个PHD做了两年,做了非常好的解决方案,可能解决了一个非常特别的问题,但这并不见得能够证明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所以还是需要反复迭代,证明有商机在这里,0到1之间需要Study,1之后需要Scale。

我们需要考虑两个问题,需要怎样的人才,今天的领导者需要很好的技术背景,这是毫无疑问的,包括很好的行业理解,包括构建很好的团队。还有就是要构建很好的商业感觉,这两者怎样平衡;另外一个维度是你如何用宏观的、前瞻性的把控,与此同时还要有执行能力,就像我们做事情,有时候我们说,不但要能去夏威夷开国际会议,也能去西三旗见客户,需要新型复合型人才。

第二点体会是这样的公司,其实不仅仅大公司,包括小公司,做这样的研究院你的机制是什么,比如你的经费,如果经费百分之百是总部给你的,那可能你没有动力做创新,等等这些,你如何评价你的成功,所以我个人认为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人工智能时代,在人工智能改变生活、改变行业的时代,我们应该如何做跨领域的创新,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主持人高欣欣:我想请教侯纪磊老师,从高通的角度来说,是如何跟创业公司进行联动、共同创新的呢?

侯纪磊:我的一个基本想法,尤其在人工智能方面,当然有一点争议,但我觉得还是比较代表高通作为芯片公司的看法,往往我们认为在跟创业公司之间合作是一个非常强的互补方式,这种互补方式,我们更多是平台期公司,包括芯片上和软件引擎上,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认为很多创业公司的能力和迅速反应变化的能力,和怎样接地气的跟各个垂直行业领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断做迭代过程,很多时候它可能比我们的平台型公司有更多优势在里面。

如果在座各位有兴趣,高通在跟创业型公司互动,尤其在跟人工智能公司互动的时候,我们非常强烈地看到,人工智能真的在非常广泛的领域带来影响,我们也希望和创业型企业互动寻找结合点的时候,这是双向的,从我们的角度,刚才您谈到投资方向,如果它有非常好的投资趋势、有很强的规模化能力,即使在他非常初期的时候,我们作为平台型公司要给他更多回报和更多孵化的支持。

另一方面,创业公司在往这方面走的时候也能看到它投入的方向,如果需要平台型公司给它更多支持,也是它将来商业规模化的能力和变现趋势,这样以后我们之间的互动会是非常好的。

支持人高欣欣:我要请教钱东奇钱总,您作为一路上的创业者,在人工智能领域您有没有对他们的创业叮咛?

钱东奇:对于很多年轻创业者来说,站在我的角度,我跟他们是同路人,讲叮嘱的话谈不上,如果要分享我的经验,我觉得其实应该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仰望星空真的要有很好的理想以及对未来的展望,但这是不够的,商业就是商业,商业是无情的,商业本身是不相信眼泪的,胜者王败者寇的格局,从这个格局来说,我觉得终究要考虑技术的路线图在哪里,产品的路线图在哪里、商业的路线图在哪里,怎样落地,以至于能够在这个漫长过程中找到自己生存的路,然后去发展。

高欣欣:最后一个问题给杨澜老师,您觉得人类智慧和技术如何能够真正协同在一起,向着正向的方向来发展呢?

杨澜:有一个流行的问题是超级智能是不是有一天会统治我们人类?在我探寻人工智能的过程中,正反两方的意见和逻辑去了解了之后,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永远是人和人在作对。

如果说谁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肯定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有这么多贪念,有时候也非常残忍,我们会发动战争等等,所以将来我们的敌人并不是一群机器,而是一群带着机器的人和另外一群带着机器的人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所以最后其实还是回到人的社会,我们的治理结构。

但是当我在英国采访时,看过去伦敦的大码头,参差林立的大库房,你可以想象当年蒸汽轮是如何把巨大的货物从东印度公司运到伦敦,多少人在分发这些货物,在储存,那时候伦敦的工人要去砸烂机器,因为机器似乎威胁到他们的生计了。

未来我们是否能避免这样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再次愈演愈烈,我们人类有没有这样的智慧去管理我们的技术?其实最后还是怎样管理人。

我觉得最后还是要回到这个问题,像现在自动驾驶就已经涉及到交通法规的制定,智能城市已经涉及到治理机构、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关系,同样也会考虑到数据隐私公民权益,数据安全可能会影响到国家安全,未来战争到底要怎么打,还有那些掌握着数据甚至垄断着数据和技术的公司,怎样确保他们不滥用我们的个人隐私,所以这些还是人要怎样管理技术发展的方向,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各个行业的人都来关注,所以我也希望通过媒体的角度来呼吁这样一种共识和对未来的预见,让大家都能参与进来,因为这毕竟是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科技。

张首晟谈科学家做投资:科学和投资是一样的

7月15日,2017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在北京召开。

本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的主题“新生”,则是指出互联网行业正从蔓延两年的资本寒冬中复苏,大公司正在加速变革、独角兽层出不穷、年轻的创业者们正在奋起直追,重生中的互联网带来了全新的未来。

本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设置了“新技术·新未来”、“新内容·新娱乐·新消费”、“AI+金融”、“AI+出行”、“AI+生活”、“AR未来”六大论坛,邀请了国内外最为杰出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跨界明星,一起探讨人工智能、消费升级、AR的璀璨未来。

本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84682-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3.科技传媒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epsl@126.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4.关于科技传媒网的所有法律事宜,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王定忠律师协助处理。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雄安新区建设 专家建议培育创新生态系统

要培育壮大创新型企业,积极建设“京津雄”创新圈,在雄安新区建设一批联合研发企业,对于雄安新区已有的国有企业,建立混合制所有制,引进民间资本,优化治理结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小电科技亮相WOT2017全球创新技术峰会 引领共享充电技术升级

小电科技亮相WOT2017全球创新技术峰会 引领共享充电技术升级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华为成功挤进《财富》2017世界500强企业百强榜单

科技传媒网7月21日讯 据科技新闻栏目记者获悉,《财富》杂志在昨晚对外发布了“2017世界500强企业”排名榜单。中国老牌科技公司巨头华为成功挤进百强榜单,排名83位。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四川剑门关酒有限公司 剑门关酒-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