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演唱会:直播平台的生意经与主播的明星梦

点评

科技传媒网 界面 2017-09-14 11:28

大多数网红的生命周期不超过一年,当主播积累了一定的人气成为网红之后,如何为其规划之后的道路,帮助他们往真正的艺人方向发展,成为各大直播平台斥资探索的问

网红演唱会:直播平台的生意经与主播的明星梦

  大多数网红的生命周期不超过一年,当主播积累了一定的人气成为网红之后,如何为其规划之后的道路,帮助他们往真正的艺人方向发展,成为各大直播平台斥资探索的问题。但即使钱、资源、平台都有了,从网红到明星的转换却不可能速成。造星仍然是个系统工程,并有赖于机遇的眷顾。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刘燕秋

  站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舞台上,第一次登台表演的木头并未感到一丝紧张。

  台下密密麻麻都是人,他看不清应援粉丝的脸,但能看到他们举着写有自己名字的白色灯牌。木头有些亢奋,心里想着,"一定要把歌唱好"。

  8月27日当晚,他和一直播平台上另外三个人气主播萌小美、子豪、莫小梦一起表演了《有一点动心》《情非得已》《恋爱ING》《恋爱达人》4首开场歌曲,拉开了"心动一下"明星盛典的序幕。

  "挺爽的",两天后,木头这样跟界面创业记者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虽然在后来看演唱会的视频时,他发现自己缺点太多,比如"走路姿势不完美""丑死了",因此有些不太满意。但这次的经历还是让他树立了下一个目标--开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

  8月27日晚上,参与一直播"心动一下"明星盛典的,除了TFBOYS、梁静茹、陈小春等明星,Vivian、木头、萌小美、子豪等六位一直播的人气主播也先后登台表演。不仅现场观众可以看到表演,这场演唱会也同步在一直播平台播出。一下科技的最终数据显示,当天的最高在线观看人数达到610万人,累计观看人次达到6800万次以上。

木头在工体舞台上

木头在工体舞台上

  六位主播都是通过一直播上的比赛选拔出来的。

  今年7月,一直播发起了"我想跟你唱"的比赛,主播需要先后经历报名、海选、初选、晋级、决赛等五大阶段,争夺参与明星盛典的机会。

  比赛分为白天档、黄金档、午夜档三个时间段。为期半个月的比赛里,每天都是比赛时间。主播在自己的直播间唱歌,而粉丝们通过打赏来增加主播的人气值。只要一上线,屏幕上的角标就会显示你现在所处的名次,距离上一个名次需要获得多少礼物。

  "只要使劲往前冲就行了",木头这样描述参赛时的心态。

  同一时间档的对手是系统随机分配的,主要依据是场榜名次。匹配给你的人都是跟你名次接近的,你在榜单名次越高,匹配的对手名次也越高,而榜单名次,取决于这一天粉丝送了多少礼物。

  在半个月的比赛中,木头PK过几十个人,总共获得了7、8次三连胜。最多的时候,他一天唱了50多首歌,一天8个小时都在直播。经过100进60,60进40,40进10,以及最终的决赛,他获得了白天档的第二名,拿到了演唱会的入场券。

  

  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正在尝试进入传统的娱乐行业。

  今年上半年,网红演唱会成为直播平台争相探索的新领域。4月,花椒直播开了第一个"网红演唱会",5月映客直播的《女神星光夜》在阵容上则下了更多力气,请来了李宇春、刘嘉玲、张靓颖、华晨宇等明星和网红同台表演。

  这样的举动并不难理解。

  直播平台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了。企鹅智酷发布的《 2017 中国网络视频直播行业趋势报告》显示,直播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由去年下半年的203分钟下降至今年年初的182分钟。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也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共计3.43亿,占网民总体的45.6%,网络直播的用户规模和在网民中的整体占比都出现下降。

  因此,现在平台有意识地想将品牌影响力从线上转移到线下。周期性的线上比赛线下活动无疑可以调动粉丝和网红的积极性,而从经济层面看,这也是门有利可图的生意。单论人气,很多网红跟真正的艺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在直播间里粉丝可以刷人气、送礼物,现在转到线下,就像女团办剧场公演一样,做的同样是网红的粉丝经济。

  在此前花椒直播举办的比赛"花椒好声音"中,为期2个月的角逐赛获得622.5万人次观看,344万次网友互动支持,2600万花椒币礼物(约合人民币182万),随后在4月举办的"网红演唱会"则吸引了230万人在线观看,收到60万元打赏。

  在7月一直播的"我想一直唱"比赛中,莫小梦的粉丝最多一场给她刷了17万的礼物,一直播"一姐" Vivian在决赛直播中更是收获了488万次观看和226万次点赞,单场打赏金币达到了1.43亿枚(约合人民币143万)。而想要获得线下的演唱会门票,粉丝也需要在平台充值。

一直播"一姐"Vivian

一直播"一姐"Vivian

  在头部主播竞争激烈的直播圈,提供和明星接触的机会无疑也可以增加平台的吸引力。一直播总经理杨旭告诉界面创业记者,这场演唱会筹备了两三个月,一方面是为TFBOYS举办入职仪式,另一方面也希望让平台上的主播与一线大咖同台表演,"通过明星的IP价值抬升主播影响力"。此外,这样的活动也能够展示平台的资源和实力,吸纳更多外部人才。

  平台力捧,登台主播的人气和身价也能获得提升。在8月28日-9月3日的中国直播榜泛娱乐主播榜上,TOP10中一直播的主播过了半数,Vivian、木头都榜上有名。杨旭称,演唱会结束后,平台上的广告主也已经透露了对登台主播的兴趣。

  举办网红明星演唱会也许是新的尝试,但直播平台的各种造星计划却是早已有之。

  在诸多造星计划中,今年声势最大的当属陌陌。6月20日,陌陌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启动了"MOMO音乐计划",计划投入千万资金进军音乐产业,在陌陌平台上挖掘优质潜力新星。如果在陌陌的选拔中胜出,主播能够全球发片而且还能去美国培训。

  斗鱼则在在去年9月宣布投入1亿打造"明星主播养成计划",对旗下主播进行培训、包装、宣传等全方位养成。花椒的"造星计划"也要培养有潜质的主播,与经纪公司签约后向娱乐圈拓展化发展。刚刚过去的8月,映客选拔平台主播走上了2017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红毯。

映客主播走红毯

映客主播走红毯

  当谈及为什么要把主播往艺人方向发展时,杨旭告诉界面创业记者,这还是出于"流量"方面的考虑。艺人型主播可以突破直播圈层,带动那些平时不看直播的人成为平台用户。

  在直播行业,2016年5月才入局的一直播算是后来者,但由于与微博深度合作、娱乐资源丰富,一直播最初的定位就是"把网红捧成真正的明星"。这样的想法甚至从2015年公司开始做小咖秀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据杨旭介绍,当时公司还跟东南卫视一起做了一档节目《模王小咖秀》,通过从小咖秀里挑选达人上综艺节目,平台也在借机观察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但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计划,是出于对直播行业的危机意识。李尧是木头所在的主播经纪公司无忧传媒的经纪业务负责人,在接受界面创业记者采访时,他用几个问句表露了对直播市场的认识。

  "直播行业现在处于井喷时代,但这种赚钱方式只是短期的,要是五年十年之内不行了呢?或者饱和了呢?或者升级了呢?"

  在他看来,现在是直播3.0时代,需要有颜值,同时有才艺,未来还会发展到4.0时代,那时可能就会以一个艺人的标准要求主播。而无忧传媒线下线上双线发展也是为了当行业的门槛变高时,线下的增量能成为无忧传媒的核心竞争力。

  在形形色色的造星计划中,最核心的三方力量还是平台、主播经纪公司和主播。

  杨旭告诉记者,平台主要提供方向性指引和各种娱乐资源。一直播依据月流水将主播划分为头部、腰部、底部几个层级,针对Vivian这样的头部主播,平台会专门给到核心资源,做重点包装策划。

  在娱乐资源上,一直播跟电视台、综艺节目、各大影视制作公司都有常规对接。"有大制作、高成本的团队,也有中小团队的,不同团队根据自身情况邀请不同的人。一些中低成本的制作团队偏向于邀请网红出演,因为网红有一定人气,能带动片子的播放量",杨旭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影视综艺领域头部艺人偏贵,其实很缺乏成本低又有流量的艺人。

  更多常规性的东西还是需要经纪公司来完成,这包括帮助主播进行个人风格定位,唱歌、演戏等技能的培养,怎么包装打扮,甚至微博每天发多少条、发哪些照片。当然,有想法的网红经纪公司也在拓展自己的演艺资源。

  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曾任职于凤凰视频和YY,有感于当前直播市场的工会管理模式偏江湖气,并不适应日趋成熟的直播市场,于是在2016年4月创立了无忧传媒,希望通过公司的孵化来打造艺人。

  无忧传媒经纪业务负责人李尧曾给演员林更新做过助理,在慈文传媒、爱笑传媒等机构从事经纪工作。现在他的日常性工作就是跟各个演艺机构建立联系,分门别类地对接平台主播。

  各大节目组、卫视的综艺节目定期需要一些高流量、高颜值的年轻人,李尧会去对接合适的直播网红。在影视方面,他会挑选输送科班出身或者适合线下发展的主播,参与网大、网剧、院线电影的拍摄。李尧也联系过恒大音乐和天浩盛世这样的音乐机构,推荐了公司几个有音乐特长的主播。

  "音乐制作人也要看你是否有价值才会合作。恒大音乐之前有一个音乐制作人对主播这一块蛮感兴趣,我们跟他联系过,后来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没有合作",李尧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无忧传媒也尝试结合当下的热点话题,给旗下主播制作类似于《耐撕男女》的故事类短视频,在优酷、爱奇艺、微博等平台推广。

  在李尧看来,主播不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职业,向要求更严的线下发展比较困难,"但无论如何还是要主动出击"。

  直播平台、经纪公司之外,甚至也有主播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从网红摇身变为老板。同样是参与"心动一下"明星盛典的主播子豪在去年10月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小怪兽"。大半年时间,"小怪兽"从围绕处理子豪一人经纪事务,拓展到培养签约艺人、电商等其他方向,目前旗下签约主播已超过300人。

  

  杨旭没有透露一直播在造星计划上的具体资金投入,但他表示,由于主播在艺能专业素质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平台也在筹划跟一些艺术类院校,办一些培训班,同时计划选拔人才送到韩国作为练习生进行短期培训。

  "还是要看不同的培养方式效果如何,再决定投入多少",杨旭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某种程度上说,所有的直播平台、网红经纪公司确实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YY可以算是最早尝试把网红变成艺人的直播平台。2015年9月,YY推出了"星程计划",主播需要拉动粉丝为其众筹资金和人气,最终选拔出的优质艺人将获得与YY签约的机会,收获来自专业制作团队的指导。

  2015年时,乐评人流水纪时就参与到了这项造星计划,帮一些网红制作单曲、拍MV。他深知其中存在的困难。在他看来,问题的一方面在于,YY上运营的这些主播都有上百万粉丝,收入已经非常高了,但给他们发个单曲是不是也能保证他们的粉丝都买单呢?

  "事实证明,有粉丝买单,但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因为这些主播在网上非常红,发了歌就能成为非常红的歌手,非常红的网红和歌手还是不能划等号的"。当时平台推出的浅蓝、小水、凌希、K娜组合几乎都没有成功。

  另一方面,从经济价值来看,给这些网红发歌并没有让他们坐在直播间唱歌聊天赚得多。"YY当时也找了台湾著名的MV导演黄中平来拍片,但花出去的钱跟网红发单曲赚的钱不成正比,是要继续投入还是让网红别发歌了安心做直播,这些都不难理解",流水纪告诉界面创业记者。

  在一年不算成功的尝试后,YY主动叫停了这个计划,而在流水纪看来,这些问题到今天依然存在。

  头部主播直播一个月几百万,录制一首单曲需要占用她好几天时间,可能就会损失几十万。流水纪认为,唱歌这事儿能不能成最终要看网红的长远规划,也要看网红所在的团队、平台的想法。"如果网红真的想做艺人,有自己的代表作,就要经得起金钱的诱惑。"

  在无忧传媒,有艺人素养或是明确诉求的人将是公司培养的重点。

  李尧透露,无忧传媒签约的3000多名主播中,有几十人表明了朝艺人方向发展的意愿。在内部选拔的同时公司也在对外招募,科班毕业的学生如果具有艺人价值,公司也会趁他们还没毕业就签下来,帮他们直播吸粉,对接线下活动。

  "演员出身,做直播就是为了吸纳粉丝增加曝光度,有这类需求的人是最适合我们推的",李尧给我举了一个平台上成功案例,谢佳。这个有些男孩气的女生是无忧传媒核心组的主播,之前参加过《超级女声》,跟黄晓明、何炅、谢娜都有合作,但是没什么名气。进入公司之后,谢佳一方面利用直播吸粉,另外公司也帮助她对接了一个院线电影的女二号。

  具备一定艺能基础的主播也是作为平台的一直播重点关注的。主播王楚轩毕业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参加过《我型我秀》,去年8月,他来到一直播,同时成为天台娱乐的全约艺人。王楚轩一天播4、5个小时,又有才艺优势,逐渐被很多人关注到,现在他在平台拥有60万粉丝。

  "他之前追梦多年一直没有人关注,开始直播后,有很多人真心喜欢他。公司也提供资源帮他上舞台,发过歌,去QQ音乐、唱吧宣传打榜,还上了一些网综",杨旭告诉界面记者,虽然距离一线明星还有距离,但王楚轩毕竟已经实现了"从零到一"的突破。

  尽管有很多困难,但流水纪仍然觉得,网红歌手可能会成为未来歌坛的机会所在。目前他也在和一直播、快手等平台合作,为一些网红打造音乐作品。

  流水纪更多是把网红看成"有人气的未发片的新人"。在他看来,"传统音乐机构愿意跟陌陌这样的直播平台合作,某种程度上也是看重网红的经济效益,把网红当成新人来包装肯定比做纯素人划算的多"。

  事实上,陈一发儿之类的头部主播,其人气距离真正的"明星"已经很近了。网易云音乐上,陈一发儿的两首单曲《童话镇》和《阿婆说》都收获了999+的评论,在B站上也有许多粉丝自发制作和剪辑的视频。

  "单从流量来看,陈一发儿的流量非常高,在数据上已经把很多一线歌手打趴下了,但能不能变成一个主流歌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流水纪说。

YY网红陈一发儿

YY网红陈一发儿

  不光是YY,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家直播公司把主播推到艺人的高度,这是业内的共识。

  在流水纪看来,从网红到歌手,不仅本身在作品的素质和包装上需要进一步提升,同时网红也需要走出直播圈,获得主流媒体主流观众的关注和认可。

  

  无论是办演唱会还是去威尼斯电影节走红毯,都是平台把网红推向主流的尝试。

  回到演唱会的话题,对于每天面对手机镜头的主播而言,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对演出者在体态、表情管理、现场表演等方面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演唱会一周前,木头专门从山东来到北京接受培训。木头告诉我,为了准备演唱会,平台请了音乐老师重新编曲,并对主播进行辅导。"不过主要还是靠自己练习",木头说,老师会在一天时间内集中纠正自己做错的动作,他用视频录下来回家反复对照着学习。他一度不愿意接受专业的培训,因为怕失去自己的风格,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老师教授的唱歌方法"更有技巧性"。

  这场演唱会前,木头是一直播上的才艺主播,有五六十万粉丝。正常情况下,他中午12点起床,吃中饭,开始直播,播到6、7点,晚饭后再继续播到凌晨2、3点。除了吃饭睡觉都在直播,是因为他觉得"自身条件不好",需要比别人再多播一点。

  他将自己在短短一年内获得这么多粉丝归功于努力和公司的帮助。"公司的人说起来都知道,谁最努力,木头啊",对此,他有些自豪。

  时间再往前推,27岁的木头从14岁开始工作,在KTV、酒吧从服务员一路做到管理层。上了十几年班后,他感到有些倦了,因为喜欢唱歌,有朋友推荐他做直播,他便在去年6月辞了工作开始了自己的主播生涯。

  第一次直播连头像都没有,也没有人搭理,到了8、9月,来看他直播的人慢慢多了起来,9月末就有一万多人来看他唱歌了,"打字跟你互动的人太多,都看不过来。"

  没做直播之前,木头从未想到,会碰到这么一群喜欢听他唱歌的人。他有一个"像弟弟"的粉丝,每次参加平台上的活动需要投票时,他都会挨个给人发信息拉票,粉丝都喊他老大。他们还单独建了一个木头不在内的群,专门讨论怎么组织应援活动。"我想一直唱"在海选阶段需要用户投票,木头的粉丝"兔子军"一个人能拉来好几个人投票,第一天的时候,木头获得了一万多票,位列第二,后来他觉得麻烦就不让粉丝再投了。

  至于这种喜欢可以维持多久,木头的想法很简单。他觉得,直播圈就像一个缩小的娱乐圈,"如果你是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主播,就会一直有人喜欢你,如果你自己很多负能量,那肯定很快就不行了"。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粉丝眼中这个"会唱歌的大男孩"小时候却是五音不全。有次参加合唱团,老师跟木头说,"你这声音根本不行",之后自认"执拗"的他就开始不断练习。有的时候,他唱到第二天都说不出话来,即使这样,他还是在KTV包间里面把声音调到最大练习。

  直播平台给了他唱给更多人听的机会,现在也给了他通往更大舞台的机会。之前木头还参加了一直播的另一个比赛"嗨唱不NG",奖励是帮助获胜者完成一首单曲。那次木头没进前三名,但他说公司答应帮他出单曲。

  "会有专门的制作人给我写歌,这里简直快成为一个能实现人梦想的地方了",木头的眼里闪动着光芒。

本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194843-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夏喧)

1.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2.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对于未注明原作品不得转载的稿件,我方不承担相关责任;

3.科技传媒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epsl@126.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4.关于科技传媒网的所有法律事宜,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王定忠律师协助处理。

阅读延展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寮步松湖智谷产业园交通网络将逐步接驳松山湖

近日,在松山湖大道辅道往东莞方向,有一处近百米的铁皮围挡已被拆除,一条崭新的沥青路面呈现眼前。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传亚马逊正在开发首款智能眼镜

科技传媒网9月20日讯 据国外最新科技新闻报道称,援引于知情人士的透露,全全球知名电商科技公司巨头亚马逊目前正在研究开发首款智能眼镜。该智能眼镜将可以方便用户随时随地召唤Alexa数字语音助手。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丰田研发全固态电池提供动力的电动汽车 最早2022年开售

丰田汽车目前正在研发全固态电池提供动力的电动汽车,该电池不仅能提升汽车续航能力,还具备更快的充电速度。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中茶普洱新品首发品鉴会东莞站-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