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新 > 正文

情怀创业!零壹空间要做中国的SpaceX

点评

科技传媒网 36氪 2016-01-20 20:33

中国一家叫做零壹空间(OneSpace)的民营火箭公司,宣布获得超过1000万元天使融资,要做中国的SpaceX。

 

  2015年12月22日9:30,伴随着熊熊火光,SpaceX猎鹰9号缓缓落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功回收火箭第一级。

  两天之后,太平洋彼岸的中国,一家叫做零壹空间(OneSpace)的民营火箭公司,宣布获得超过1000万元天使融资,要做中国的SpaceX。

  这家成立半年多的公司,定位于为商用微小卫星等小型航天器提供专享发射服务,要做搭载微小卫星的火箭,希望在2018年完成第一款产品,并将发射成本降低一半,达到10万元/公斤。

  一时之间,掌声与质疑,支持与嘲讽都涌向了这家成立不到半年的公司。对于CEO舒畅来说,要做中国的SpaceX,必然要解决这种种问题。

  市场问题?

  这几年做投资人,我自己就收到过不下10个卫星创业公司BP,里面都讲“要通过与SpaceX合作……”。

  舒畅发现的这个服务微小卫星发射新市场,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还要感谢“国家政策放开”。以往卫星属于军品,管控严格。2014年11月,政策明确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卫星市场;2015年5月,将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中国的卫星市场完全放开了,中国的民营微小卫星企业纷纷涌现。

  长期以来,中国的火箭主要服务于军方及政府,商用火箭发射服务商缺失,微小卫星持续规律发射是个难题。舒畅告诉36氪,以中国科学院长光卫星为例,有科研院所背景,想在2020年前发射66颗卫星组网,都很难获得规律的发射服务。

  另一方面,现有的发射费用一直居高不下。即使是在发射服务性价比极高的中国,每公斤15-20万元的成本,对于民营卫星企业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舒畅说,曾有民营卫星企业开玩笑,“如果成本降下来一半,我宁愿发射10次,掉下来一次,也不愿意10次每次都保证运载成功。”

  在舒畅看来,这肯定还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未来民营微小卫星企业激增是必然,市场需求快速增长;但发射资源的增速有限,这就是机会。

  而舒畅把赌注押在了高性价比的发射资源——在保证高可靠性的基础上,2018年第一款火箭产品的成本要比同类产品降低一半。

 

 

  成本难题?  

  要把发射成本做到10万元每公斤,舒畅的底气来自于三点。

  打破原有供应链体系,部分使用工业级材料,取代军工材料。

  在舒畅看来,火箭上使用的很多材料,并不一定需要使用军工材料。现有的工业进步,很多材料经过加工、改造,完全可以满足需求。如果部分使用工业级材料研发、实验、生产,成本可以降低。“美国已经证明了这点,SpaceX比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价格低很多。”

  相比于体制内,民营企业有效率的优势。

  舒畅将这种效率的提升拆解为两部分。一方面是管理效率的提升。国有的航天系统沟通往往是通过各地多个部门逐级传递,信息传递链条长,沟通时间成本极高。另一方面,各部门为了保证不出错,都会做大量的裕度设计,但其中有一部分可以被证明或者仿真的,这部分可以省略。

  技术整合会带来成本的下降。

  由于国有的体制,已经规定了每一个院所做什么,更先进的技术往往得不到应用。舒畅最常举的一个例子是火箭的电源。比如,不同的院所都会做自己的电源,但“如果使用先进的技术,可以整合成一套电源,就把重量省下来了。”再如,火箭的外壳,“如果将外壳做薄,也可以降低整体的重量”。

  技术难题?

  即使前景美好,对于一家火箭公司来说,都是要解决技术问题,真正做出产品。

  其实火箭项目比较繁琐的是如何管理上千个配件、将资源整合优化的问题,技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难点还来自和政府的配合,如租用发射基地等问题。

  舒畅的这个观点,也得到了春晓资本投资人何文的认同。何文在投资零壹空间前了解到,“项目在操作层面可把火箭分为结构、电气、动力三个部分,结构可以采用民营工厂配套;电气方面,可以多找一些优秀的人才,把其他行业的技术吸收进来;发动机初期可以外部采购,以自有厂房进行总装。”

  舒畅希望第一步做整合型研发,采用成熟的技术设计火箭方案,研制低成本小型运载火箭。待到成功发射后,进行创新型研发。

  具体到第一枚火箭的研制,舒畅则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做总体方案,设计出产品的总体参数,预计需要3-6个月。第二个阶段做细化设计,预计需要1年,主要用来研究细节问题,比如系统和单机设计、仿真分析、试验验证等。同时还要考虑产品的技术成熟度、工艺性和可靠性。这期间会去找“国家队”复核复算,然后进行修改。第三个阶段用来做生产,他们计划用3-6个月时间装配2发火箭,一发用做飞行试验,如果成功了,另一发用来商用。

  这个是乐观的估计。“如果顺利的话,零壹空间计划在2016年11月份的珠海航展展示,在2017年下半年做出真正的产品”。

 

 

  团队难题?

  即使是乐观的计划,也要依赖于大量优秀人才的加入。

  以SpaceX为例,这家公司刚刚成立时,就挖到了TomMuller,这位美国最大的引擎制造商TRW的液体推进器专家,主持过tr106的研发;ChrisThompson,这位火箭工程师,曾在麦道飞机公司主持“大力神”火箭;TimBuzza,这位波音公司的发射总工程师,已经有15年的测试经验。来自美国航天界的工程师,更是不计其数。

  让舒畅欣慰的是,因为个人的关系、此前创业积累的工程师朋友,再加上公司股份的激励,

  发展半年,零壹空间已经团结了十几位小伙伴,不乏火箭领域多年专家,和来自清华、北航的一流人才。

  目前,团队总体、弹道、制导、姿态控制、气动、结构、电气、软件等工程师均已到位。其中,两位资深火箭研发人员,在火箭研究院工作多年,合计研发年龄超过30年。此外,公司还聘请了航天行业的老专家,作为外部顾问。

  资金难题?

  不管是落地技术,还是搭建团队,都耗资巨大。虽然零壹空间已融资一千多万元,但对于造火箭来说,微不足道。

  SpaceX的成功与“钢铁侠”ElonMusk持续的资金投入密不可分。即使是1亿美元起步,SpaceX也一度濒临破产。更不用提现在OculusVR的CTOJohnCarmack的火箭公司ArmadilloAerospace,已经破产关门。

  舒畅算过一笔帐,

  人们以为SpaceX的投资很大,实际上从02年到08年,一共投资只有1亿美元。而且在06年以前,在美国民营企业做这个无法承接NASA的发射订单,直到2006年美国修改法律。而零壹空间在总装试验之前需要的融资大约只有2亿元人民币。

  不过,除了NASA大约4-5亿美元左右的订单,SpaceX这些年还拿到了其他的发射合同,大约在35亿美元以上,同时还在2008年后获得了包括DFJ、Google、Fidelity12亿美元融资。可见,这依然是一门烧钱的生意。

  之前做过多年投资的舒畅,其实更懂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思考方式和投资逻辑:将项目拆分,在完成阶段性节点,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开启下一轮融资。这个关键性的节点就是火箭试验。

  火箭的设计、生产花费并不高,真正烧钱的是火箭试验。

  不同于不少机构投资人的想法——“天使轮还可以投下,A轮风险太高了”,舒畅觉得最难的是什么都还没有的天使轮。零壹空间的投资人何文也表示到了后面的轮次,即使是机构投资人观望,也会有战略投资愿意投资。

  另一名财务投资人则表达了自己的顾虑,“即使是大公司,在中国也很难不考虑政府和军方的想法”。

  发射问题?

  对于零壹空间,上面的这些难题都还在可控范围内。而类似于靶场合练及发射,就是真正的难题了。

  一直以来,发射场都是军方控制,属于稀缺资源。如果是液体燃料驱动,需要专业的发射场地,因此,零壹空间最后很可能选择固体燃料驱动,这样就有可能只需要占用发射场一到两天的时间,获取发射资源的难度会降低。

  即使获得了发射场资源,发射是否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若为企业进行商业发射,发射失败往往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损失。舒畅告诉36氪,民营航天领域的商业保险,“险种都是有的,好久都不用了”。国家队一般不购买保险,只是在为美国发射卫星时购买过两次。

  舒畅并不打算为第一发火箭购买保险。SpaceX的猎鹰9号也是一样。第一发火箭发射时,对外的发射报价仅为1000万美元,是正常价格的1/6;第二发、第三发火箭才正式上保险。

  对舒畅来说,好消息则是“国防科工局正在完善相关的法规、政策,商业保险以后会是强制的。”

  政策难题?

  火箭与导弹技术相似。政策问题,是想在这个领域创业的人最大的顾虑。这也是舒畅最想对外解释的一个问题。

  火箭发射都是在国家的发射场进行,要经过国审批正式许可,火箭有自己的弹道轨迹,都需要提前报备,绝对是安全的。

  相反,舒畅更相信政策会利好零壹空间。一方面,中美之间都有政策保护,美国不允许SpaceX火箭运到中国来发射,中国的卫星也不允许去美国发射,留给了中国创业公司机会。另一方面,国家十三五期间,计划实施航天发射120次左右,目前仅仅完成十几次,接下来几年的国家发射任务都很重,留给商业发射的资源有限。

  舒畅还将目光放在了更远期,中国2022年会建成自己的国际空间站,此后就会需要不断往太空运送货物。

  全球火箭的发射的市场规模只有60亿美元;但与火箭技术类似的飞船市场,大概还有1200多亿美元。

  而这种政策的走向,在今天讨论起来依然没有太大的意义。是技术进步倒逼政策开放,还是引来政策打压,或许是制约这个行业最大的谜题。

  商业化难题?

  SpaceX能从倒闭危机做到成功回收。NASA2008年的那笔救命订单功不可没。对于零壹空间来说,外部投资有限的情况下,如果拥有自我造血能力,也是未来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

  这种类比,舒畅肯定不完全赞同。

  零壹空间面对的外部环境与SpaceX不同。SpaceX的主要订单来自NASA及全球市场的商业卫星订单,还做国际空间站的物资运输。零壹空间依靠的外部力量则是中国微小卫星公司涌现。

  当前还没有获得发射资源的民营卫星企业中,不少都联系过舒畅。与此同时,不少航天领域的专家也在帮舒畅出谋划策,建议舒畅接受军方的导弹等武器订单。

  目前军方对于军民融合的呼声非常强烈,未来零壹空间也可能承接军方的任务做产品。

  零壹空间CEO舒畅:做中国的SpaceX可能会遇到哪些难题?

  太空探索,承载着太多人的梦想,也是人类最大胆的一次创业。所以,当越来越多诸如SpaceX、BlueOrigin、Satellogic、OneWeb、WorldView、PlanetaryResources这样的公司把目光投向太空时,人类离太空就又近了一步。从这样的角度来说,不管零壹空间这样的创业公司在未来是否都能取得成功,都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一名专注于技术的投资人告诉36氪,“当资本投向这样的领域,肯定是件好事”。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样前沿性的探索面临种种困难和挑战,在所难免。零壹空间未来的成功,肯定还需要建立在建立在国家政策支持、能够持续获取投资等假设之上。即使上文的种种架设都能成立,那么如果有人购买了国家队的火箭,来做微小卫星发射的运营服务商,也会对其产生冲击。从这样的角度来看,这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如果人们愿意相信一件事,并愿意持续投入,即使困难如登月,也都成功实现了。

  原创文章,作者:小石头

 

本文链接:http://www.itmsc.cn/archives/view-96732-1.html
科技传媒网—致力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专注科技新闻传播的新媒体平台。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dkjcm

(责任编辑:管理员)
标签:

1.科技传媒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科技传媒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科技传媒网都将保留追究责任权益;

2.科技传媒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对于未注明原作品不得转载的稿件,我方不承担相关责任;

3.科技传媒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pepsl@126.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4.关于科技传媒网的所有法律事宜,均由本网特聘法律顾问王定忠律师协助处理。

继坪

继坪

3482

文章数

28.25万

阅读数

更多科技新闻 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
科技传媒网科技要闻

绿地集团与科控全球携手,共创国际商务孵化空间

此次绿地集团与科控全球的携手,对于区域内的产业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

科技传媒网创客必读科技新闻

除了世界级照明航母,小榄还有这么多隐形冠军

早在今年4月份,在木林森2018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面对投资者的尖锐问题,木林森董事长孙清焕直接正面刚,豪言今年营收就能过200亿元。

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

智能机器人为人类“分忧” 专利助推行业创新发展

人工巡检不能抵达?频率太低?让智能机器人出马!

科技传媒网科技专题
第五届520美容师节发布会暨第十届中国美容领袖高峰论坛-科技传媒网
关于科技传媒网

科技传媒网(www.itmsc.cn),由广东省创新科技传媒服务中心主办,以社会需求为导向,搜集关于科技最新最全的时事动态。

微信
微博
RSS